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三写彼岸花(附:千年泪-董贞)

夜好冷丶2021-10-09 10:19:10

  满脸愁靥的脸,在等你出现的那一刹那,堆满了花。最后在所有的无望里,我独自挥袖绝舞在忘川河畔,不忘轮回,只望永远的甩袖绝唱。

  在我满目的哀愁里,瞬间凋零了所有的灿烂,这朵幸福之花凋谢在阴冷的忘川河畔。这里阴冷的风,风干了我心间所有的尘往,没有让所有的瞬间凝结在悠长的记忆小巷。

  清冷的河水一次次的在我眼前晃,只见河影里有个孤寂的身影素衣临水,翩然绝舞。不为谁,只为心底那抹不能远去的悲凉。清冷的河水被我滚热的泪水相吸继而相融。此刻,只有它能读懂我的满目悲凉。

  一百年又一百年了,你知道吗?我在阴冷的地府为了和你一起轮回,已经等了无数个一百年了。今天又是摆渡的日子了,我在忘川河边等你,你记得说过要和我一起走的吗?

  摆渡的船已经远去,只有清冷的河水发出潺潺波动的轻声,似乎在我绝望的心底又划上了一浆,滴滴鲜血红透了彼岸花。谁也没有看到我内心血花开放的一刹那,只见我翘首在桥头,遥望苍茫。

  此时此刻,所有的清寂在清空开满了花。

  我们前世约好,今生一起走。我为了等你一起轮回,苦苦在忘川桥边辗转了千回。孟婆每次望着我犹豫着不上摆渡的船,除了声声叹息还是叹息。

  孟婆说,自古最苦的就是为情所困,最苦的就是独自苦苦相思。让我独自喝了那碗汤,走过奈何桥,走上渡船,就忘了前世的一切,今生重新开始。我泪流满面,苦苦哀求孟婆不要让我上船。我愿意,愿意以这样孤独的灵魂在地府游转,为的是前世的那个约定,今世和你一起走。

  每隔一百年,我衣袂飘飘,守在忘川河边,怕错过了你匆忙的身影。怕你忘了和我前世的约定,今世一个人走。

  在无数个一百年里,我守候在阴冷的地府。每次提早来到忘川河畔,为的就是和你一起上路,为的是一起哀求孟婆,不要让我们一起喝那碗汤,也不要一起走过那条奈何桥。

  今天,又徘徊在忘川河边,我苦等着那个和我约好一起上路的你,等着今世和你的一起轮回。只见那个摆渡人,每次孤独的撑着空船而去。他除了望着我那个满眼泪眼的孤魂叹息之外,别无其它。

  人去船远,只见一个孤寂的灵魂绝舞在忘川河畔。绝舞的刹那,风轻云淡。

  我固执的每隔一百年在忘川河边徘徊,只是徘徊,没有上过那个轮回的船。所有经过上船的灵魂,都不解的看了又看我,怎么有过忘川河的船不上呢?

  我就是泪眼婆娑的望着前方,等着你来。为的是等着你和我一起走,你可以忘了前世的约定,我忘不了今生和你一起走的承诺。

  我不想喝下孟婆的那碗汤,不想先你走过那条奈何桥,我苦等在忘川河边,为的就是等你一起走。我不想在今生的红尘里,把前世的你丢了。我不是不想轮回,我只是把自己留在了那个前尘里,忘不了和你说的那个承诺。我苦苦的风风雨雨里错过了一次次的轮回,为的就是曾经海枯石烂的轻诺。

  我们曾经相逢在前世,各自在彼此的生命里绽彩。约好今生一起走,举案齐眉,笑看洛阳;携手寻找今世的宁静,共同聆听今生的清脆乐音;在山水之间醉得忘乎所以然,在所有的婉转洋溢里翩然起舞;让生命的真彩一次次绽放,我们只有眉梢的喜悦,不见眼角的哀愁;只见岁月的静美,不见人世的沧桑。


  你是不是先我踏上了忘川河上那摆渡的船?先我喝下了孟婆的那碗汤,忘记了我们前生说好一起走的约定?为什么,我在这几千年的轮回里,就是见不到那个我熟悉的灵魂?

 

  请记得,有个绝舞在忘川河畔的女子,她在风雨里,傻傻地等着你一起轮回。她为了你,望眼欲穿,又等爱一百年。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