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遇·古风音乐小议

小白的伪游记2022-01-09 12:16:10

写在开头。

敏感话题,仅个人看法,不代表任何xx家,文中涉及举例仅是举例,不吹不黑,谢谢合作。意见不同可以一起讨论,不欢迎撕逼。




  二次元文化

♫. ♪~♬..♩


谈古风音乐就不得不提到二次元文化。

对于95后的大多数人来说,“二次元”这个词我们并不陌生。但是可能生活中常常有前辈会问,“二次元是什么”,你能不能准确的一次性说明清楚呢?

听过很多的一种解释是,二次元是指代动画作品中的角色,因为是在一个二次平面上作画。

这种解释最常出现在热爱动漫的宅男门口中。但这种解释是极其片面的,这只能是“二次元”一词最初的含义,现在平时我们常常讨论的二次元,意思应该是“虚幻”“架空”“假想”。

其实二次元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准确的定义,但被大众广为接受的对于“二次元”的解释是:ACGN(Animation动画,Comic漫画,Game游戏,Novel小说,尤以轻小说为主体)。

ACGN词源来自于1995年台湾的ACG一词,其文化根源来自日本。需要注意的一点是,在日本并没有ACG一说,比较近似的说法是MAG(Manga漫画,Amine动画,Game游戏)。随着后来轻小说改编动画、漫画、游戏的增加,ACG逐渐演变成ACGN一词。

♫. ♪~♬..♩





  古风音乐兴起

♫. ♪~♬..♩


古风音乐的兴起最早是在分贝网(2003-2010,以经营网络翻唱音乐、网络原创音乐为主,是国内最早从事网络音乐的娱乐网站之一)

最早的时候古风音乐是非商业性质的,一些填词爱好者和翻唱爱好者从依靠游戏音乐、日本音乐、香港音乐填词翻唱开始,创作了许多同人歌曲,与国内众多游戏平台、晋江网、cos圈交集密切,从这一点来说古风音乐也可以称之为是二次元文化的副产物。

直至今天,词作爱好者对现有的音乐进行翻填的热情丝毫不减,由此引起的版权争论也……对这方面还没有深入研究,只告诫各位试图踏入填词圈的新人们需要十分注意这个问题。(又一敏感话题,瑟瑟发抖)

另外,请不要盲目裁定原词和填词的好坏高低,这也是撕逼缘由之一。(抚额)


简单举几个翻填的例子:

游戏音乐填词:《金缕衣》,《相思引》,《醉梦仙霖》(董贞很多官方授权的填词歌曲)

日本音乐填词:《青衫隐》(董贞),《寒衣调》(河图),《长安忆》(音频怪物) 填自《かざぐるま(风车)》

香港音乐填词:《好梦如旧》(Hita) 填自《电灯胆》,《眉间雪》(晴愔) 填自《生命树》

国语音乐填词:……没想起什么很出名的翻填歌曲,但是被无数次翻填的原曲,比如《手掌心》倒是很有印象


随着古风音乐的影响力扩散,越来越多具有创作才华的人加入到古风圈内,古风音乐逐步走上了原创道路。2007年国内第一个古风团队墨明棋妙的建立,是古风音乐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古风音乐也开始有了自己的灵魂。

有趣的是,古风音乐最初发展和汉服文化复兴运动并没有直接联系,但随着古风音乐的发展,二者相互促进,逐渐融合。

♫. ♪~♬..♩





  古风音乐与中国风音乐的区别 

一、发展来源不同。

古风音乐属于二次元文化衍生,初期代表:墨明棋妙原创团队。

中国风音乐属于流行音乐分支,初期代表:方文山。

由此导致的大众观点,网络上传播的是古风音乐,娱乐圈传播的是中国风音乐。听起来很盲目,但这个观点是站得住脚的。

♫. ♪~♬..♩


二、歌词文风不同。

通常我们说,古风歌词较文言(唯美),中国风歌词较白话(通俗)。

有种说法是中国风是现代人写古时候,古风是古代人写古时候。

很多古汉语爱好者、填词爱好者的追求都是一片洋洋洒洒华丽的文言文,但古风圈也不乏像《茶女》(茶少) 这种白话的歌词。关于“文风不同”这一观点经常会引发各家撕逼就是这样来的。

话又说回来,中国风的歌里面几乎没有这种通篇都是文言的句子吧,古风音乐里面就是有。例子太多就不一一列举了。

所以说,歌词的文风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区分古风音乐和中国风音乐,但不足作为绝对定论。

♫. ♪~♬..♩


三、古风歌曲普遍具有叙事性。

古风音乐叙事性较强,常常借助文案/念白/对白来阐述故事,中国风音乐一般没有。


 

文案,引用《牵丝戏》(银临、Aki阿杰):

余少能视鬼,尝于雪夜野寺逢一提傀儡翁,鹤发褴褛,唯持一木偶制作极精,宛如娇女,绘珠泪盈睫,惹人见怜。

时云彤雪狂,二人比肩向火,翁自述曰:少时好观牵丝戏,耽于盘铃傀儡之技,既年长,其志愈坚,遂以此为业,以物象人自得其乐。奈何漂泊终生,居无所行无侣,所伴唯一傀儡木偶。

翁且言且泣,余温言释之,恳其奏盘铃乐,作牵丝傀儡戏,演剧于三尺红绵之上,度曲咿嘤,木偶顾盼神飞,虽妆绘悲容而婉媚绝伦。

曲终,翁抱持木偶,稍作欢容,俄顷恨怒,曰:平生落魄,皆傀儡误之,天寒,冬衣难置,一贫至此,不如焚,遂忿然投偶入火。吾止而未及,跌足叹惋。忽见火中木偶婉转而起,肃拜揖别,姿若生人,绘面泪痕宛然,一笑迸散,没于篝焰。

火至天明方熄。

翁顿悟,掩面嚎啕,曰:暖矣,孤矣。


念白,引用《一处风雪两白头》(嫌弃):

师兄出谷的那天,我站在风雪里唱了一夜的歌,

希望师兄有一天能够循着歌声淌过地痕迹回来。

而当我出谷时,师弟也站在风雪里唱歌,

我才忽然发现,歌声传不出万花谷,我也永远找不到回家的路。


对白,引用《湖心亭》(晃儿 小曲儿):

“你又来迟了,罚酒三杯。”

“没得罚了,来得匆忙,没带什么好酒,听闻,用虎跑泉水冲泡龙井,口味极佳,就取了些来。以茶代酒,将就喝吧。”

“无妨,知交对饮,就算是西湖之水,也能变成千金佳酿。”

……

“这一走,什么时候回来?”

“眼下四方未平。最早,也要明年三月。”

“嗯,来年开春,咱们埋下的那坛酒,也是时候挖出来了。待你凯旋,咱们不醉不归!”

“好!不醉不归!”

 
 

♫. ♪~♬..♩


四、乐器和调式不是区分两者的因素。

(我没有系统学习过乐理,仅从古风发展史出发,结合相关资料得出结论。希望懂行的朋友能聊一聊这个方面_(:зゝ∠)_

网上很多人说是以乐器或是调式区分,我个人看来这很不严谨。

上文讨论了古风的发展,最初就是从游戏音乐、日本音乐、香港音乐填词而来,在原创音乐发展起来之后也仍然带有电子乐的痕迹,如《提灯照河山》(司夏)。只能说古风原创音乐在编曲上会比中国风音乐更倾向于传统音乐元素,但不足以成为区分的特点。

还有所谓中国风节奏快、古风节奏慢,可能这一说法只适用于古风最初发展的几年,近年来的原创古风音乐也有很多快歌,如《狐言》(河图 洛天依)《九九八十一》(乐正绫、洛天依),所以节奏区分一言也变得没有价值。

唯一现阶段比较明显的区别是,古风音乐中几乎没有R&B的痕迹,中国风音乐中有,如《花田错》。但是随着古风音乐的发展,以后如何,谁知道呢。

♫.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