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钟文主|自是白衣卿相

水暖春江2021-10-17 13:11:53





自 是 白 衣 卿 相




文|钟文主     



  

        笔尖利,便好使。

        公元1018年,春闱,宋仁宗嫌柳永这支笔太利,不好使,“啪”的一声从皇宫大殿扔到了大街上。

        高考专业户柳永,踌躇满志,却第三次从考场上被打回原型。

        寒蝉凄切,那一年的他,芳年壮岁,年刚三十。

        三年前,皇上一句:“且去浅斟低唱罢,何要浮名”,将本以考试顺利的他,一笔给勾掉了。

       也许活该被拿下,满肚子典雅文章,前度柳郎今又来。

       第二次没考中,嘴上说几句,发发小牢骚尚可,卖弄在词里,白纸黑字,不胫而走,传到宫中,让人抓住把柄,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往事如昨,记忆犹新。柳想不到自己的才华,烟水两茫茫,再一次泡汤。

       金榜没名,又不能像现如今的人去当影星、当歌星、当球星,光宗耀祖。

        怀才不遇,打不通改造世界的通道。便纵有千种才华,更与何人说?

        极望春愁,黯黯生天际。

        柳是懊丧加郁闷。

        一事归一事,人总得讨生活。

        “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俗衣破袍裹不住笔尖的锋利。

        命中注定,皇上看不起的这支笔,不属于深宫高墙,为政治服务,如韩愈、王安石,不属于名山大川,为山水服务,如李白,徐霞客。

       “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他的笔,属于瓦肆勾栏,属于烟花巷


陌,只服务于市井深处,只有大众百姓理解他,需要他。

       “凡有井水处,即能歌柳词”,他本就该属于花街烟巷,属于寻常百姓。

       其实高考中与不中,皆不影响他创作歌词的厉害。

       “杨柳岸晓风残月”。之前,他的词便已十分了得,那美丽的语句,那优美的旋律,早已征服了所有歌迷的心。

       “且去浅斟低唱”,仁宗岂不是为一介穷书生做了高大尚的广告?

       “我是奉旨填词”柳无不解嘲说,于是便更深深的一头扎根到市民堆里去填词,填出来的词便更受人喜欢,特别是歌妓朋友的喜欢。

        皇皇北宋,国家一统,天下承平,帝都汴京,烟柳画桥,风光旖旎,繁华极盛,大凡官家的,民间的歌舞晚会,必少不了柳的歌曲压轴。


      “为伊消得人憔悴”。许多歌妓为没能唱上他的歌而懊恼而悔恨,许多歌妓因唱他的歌而自豪而走红。

        她们真诚的爱护他,包吃包住,还发给稿费。一个民间词作家,皇家可以冷淡,民间却可以万千宠爱于一身。

        因缘际会,大宋皇朝,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仁宗的抛弃,也许正好是上天对柳的眷顾,正好让他腾挪更多的时间,更多的精力,在坊间研究词,寻寻觅觅更多创作的灵感。

        市井是沃土,堆拥他,托举他,他之于坊间,犹如禾苗见了水肥,搏了命的疯长,淋漓酣畅得痛快。


       杜诗柳词。

       他之于词的贡献,等同于杜甫之于诗,不亚于牛顿与爱因斯坦之于物理学的贡献,是里程碑式的。

        形式上,将几十字的短令,发展成百多字的长调,开创新一代词风。

        内容上,将词从官词中解放,让市民唱自己的词,让词由贵族走向市井。

        手法上,将比兴排除,铺叙白描炉火纯青。

        词史上,开笔端伸向平民妇女内心世界先河。

        ……

       佳作叠涌,走心入肺,大国文匠,那是怎样的文采风流啊?


        请看这首传唱千年不衰的名作《八声甘州》: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一翠减,苒苒物华休。唯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栏杆处,正恁凝愁!


        回环往复,一波三叠,细微绝妙的层次,简直就是磁共振式的扫描,简简单单的三五字表述,就是调动全套的摄影器材也难于出神入化如此。

        任裁一句,画图一幅,情意无尽,美不胜收。


       真的应该谢谢仁宗,赐他的福,是他让柳永为我们后世留下了一行行精彩绝伦的文字,而这些文字在汉字的天空里熠熠闪烁,成为我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华美的乐章。

       白驹过隙,光阴荏苒。此去经年,桃红柳又绿,整整十七年,仁宗的眼光问题,锦绣大宋江山,少了一个进士,却让历史多了一位文化巨人。

       曾经沧海难为水。1034年,暮年及第,柳已四十又七,终于通过了高考独木桥,以屯田员外致仕,世称柳屯田,历任团练推官、县令、判官等,皆小官。

       可这一切,都已不再重要,都已微不足道,都已无关宏旨。


       官场小人物,文坛擎天柱。有时候,你不得不服了,这样的阴差阳错。

       宋真宗、宋仁宗,柳历两朝四大考,九百一十六人,九百一十五人顺利的当了官,有的或许当时还很显赫。

       千年的时光,千年的风烟。斜阳暮草茫茫,尽是万古尘埃,他们早已被历史荡涤得无影无踪,干干净净。

       而柳永却断鸿声里,故人仍在,青史永续,仿佛一颗灿烂的星,永远闪耀在历史的天空。

       世人言,上帝关上了一扇门,必定又会打开另一叶窗。

       诚哉斯言!

       人活世上,看来只要人各其志,人各其才。

       历史可以记住雄才伟略的秦皇汉武,同样也可以记住晓风残月的柳永。


图|网络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