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恐怖片,也可以“合家欢”!

小花爱学习看电影2021-10-10 06:02:38

大家好,北京时间2018年5月16日周三,我们又迎来了一期很特别的观影团。也就是桃桃观影团的第42期《寂静之地》。而且这一次我们桃桃一家亲们是在上映前提前观看,非常时髦。


这部高概念的恐怖片,让很多人既期待又紧张。其中里面玩了一个非常有趣的设定,就是“不能说话”。所以我们这一场观影团特意配合主题做了一场无声场。一来可以在一个绝佳的观影环境中体验这部恐怖片,另外你可以完全沉浸式地感受到剧中人物的恐惧心理,周围的一点响声都会在线下同步吓到你,bonus hey!


不止如此,我们还找了杜比影院来合作这次的观影。这一点的重要性在一些豆瓣点评中也可以看出来。


 还有桃子们在粉丝群里的讨论。


而能够做一个有趣的给大家提供最好的观影环境的观影团正是我们一直以来努力的目标。具体有多赚请往下看。


我们这次挑选观众,搭配了平时就爱看恐怖片的老司机桃,和平时根本不敢看恐怖片的桃子(重点at某些工作人员)。因为据说,当人感到害怕时,如果身边有人,会让减少一些惊恐,所以这是一场桃子合家欢恐怖片场。



还记得我们这场活动是“无声”场吗,可不仅仅是看电影过程中不能说话哦。包括签到环节也同样不能说话。


于是现场签到每个人都是使劲浑身解数。


有像这样写下憋死前的留言的…


还有手机自带弹幕签到的…


疯狂打手语交流的大家


签到范例赏析


这次的杜比影院还非常贴心地在进入影厅时的动态视听走廊上还原了电影中的经典场景。大家看完电影出来再走过这一道的时候一个个都恍然大悟,非常有心了。


我们这次也提供了免费爆米花,不过为了更好的观影环境,保证大家能更加投入地沉浸在电影的气氛中,我们将通常看电影的标配放在看完电影之后,感谢大家的全程配合 ღ( ´・ᴗ・` )比心



虽然桃姐本人远在戛纳并没能到场,但是还是精心背稿NG多次录制了问候视频,在映前借大银幕跟大家见面。结果,最后为了配合主题给做成了默片。(桃姐:???)


这次的嘉宾也非常厉害。我们请来了知名声音指导李丹枫老师,之前深圳的活动也请他来跟大家分享过很多电影声音设计方面的趣事。还有南瓜奇幻电影节策展人郭亚非老师和BtoZMovie主理人朽瞳老师。


映后三位嘉宾带来诸多知识点,未到场的桃子跟我一起学习起来吧~


=我是沉迷学习的分界线=


“电影的声音处理”


李丹枫

我看这部电影最大的感受是对我们听感神经的刺激,我觉得我们好像已经习惯了好莱坞大片,有非常丰富的声音设计,我们会听到不同的声音在影院里面飞里飞去。但这部电影给我的感觉是当我们忽然一下静下来,大家的耳朵都变得敏感了,会仔细听在影片里发生的所有的声音,甚至是男主角在刮胡子的声音我们都能听见。为什么我们能听见呢?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我们担心这些人物,我们特别担心他刮胡子的声音被怪兽听到。所以说,我觉得这部电影给我最大的一个感受,就是它用特别平实的生活中每个很细节、细小的声音,可能是已经被我们遗忘了的声音,也是在生活中无时无刻都在发生的声音都变得有危机感了,这个危机感很强烈,会让我们替人物担心。


首先大家真的很幸运,能在有杜比全景声技术的杜比影院里看这部电影。因为作为制作者,我们真正能看到一部电影的完整样子是在混录棚里,因为那有相对好的听感和投影。今天在杜比影院看过这部影片后,我特别的兴奋,能有这么好的还原度,算是惊喜。因为杜比全景声的维度很多,大家可以环视一下影院,我们看不到那么多的音箱,不像很多的影院旁边会挂着好多的音箱,因为杜比影院的音箱是隐藏起来的。杜比全景声的概念是有很多的音箱,都是单独发声的,等于变成三维的概念,顶部也会有音箱单独发声。



《寂静之地》我印象比较深的杜比全景声发挥最好的地方有两个。一个是浣熊,当灯被打倒以后所有人都特别地紧张,演员的情绪都很紧张的时候,我们其实是在等待着房顶上发声,因为有了杜比全景声,所以我们真的可以感觉到是声音是从房顶上发出的。当然那个浣熊是有很强的环境化,或者特定化的设置,所以浣熊听起来有点像一只大象一样,发出来的声音特别的响。当然这是跟人物情绪、制造紧张的氛围有关。杜比全景声通过在头顶上的每个音箱单独发声的概念,可以让左后、左中、左前,更细地、定位非常准地让你感觉到那只浣熊在头顶上不停地走动,让我们从观众的角度更担心演员的处境,代入感更强。



还有另外一个非常有趣的,电影中他们姐弟两人掉进玉米仓里,仓库的门在不停地咯吱咯吱响动,因为有了杜比全景声的概念,镜头拍到他们陷入玉米里的时候,怪兽也来了,来的时候是在顶部发声。我看的时候特别地担心怪兽听到门声,因为门是怪兽唯一能从顶部钻下来威胁到两个孩子的通道。所以随着镜头的移动,上面门的维度和定位也在非常准确咯吱咯吱的响动。这是我能回忆起来,杜比全景声发挥非常好的一部分。


“一惊一乍”


郭亚非

老式恐怖片的影迷通常对这种一惊一乍的恐怖片并不是非常的感冒,因为以前大部分让人觉得一惊一乍的场景是靠音效或者音量的突然变化来给你生理上的刺激,看完电影之后你可能并不会有很深的印象。但是像这部电影,因为它比较特殊,本来就是以声音为主的。所以我觉得这部电影里这种一惊一乍的音效,其实是很有必要的。


原来的老式恐怖片不管是前期还是后期技术的局限,即使想做到现在这样也不太可能。就像李老师说的,现在人很多时候关注电影的精细程度更多是从画面上,比如说1080、1280、或者4K修复等等,很少人从声音上来定义一部电影,而这部片子让人感觉真正地让声音跟画面都达到了同样的高度,这点很难得。




“如何用声音表现痛感”


朽瞳

除了怪物本身之外还有另外一个我们揪心的,维持怀念的惊吓点就是那颗钉子,我觉得大家可能都在观影过程中都体会到了这个钉子能带来的张力。我觉得包括女主角下楼的那一瞬间,她能带来的,我们能切身体会到,当然不是所有人都被钉子扎过了,但是我们大概能想象到那种痛感。假如说我们要做一个女主角走下来,用脚踩到钉子的音效,应该是怎样的处理手法?或者说是怎么模拟的?



李丹枫

我是觉得她踩的那一下,从技术角度上来讲,那个痛感,力量的感觉很强烈,因为她走下来,那一瞬间她会踩地板,我们有可能从拟音和技术上做脚踩地板,这是第一个点,接触东西的力度感。另外,可能会有比较多的,就是真的会用金属的东西戳肉,当然戳出来也不一定是现在呈现的这个完整的感觉,所以可能还要有很多其他的,比如有可能你捏肉的粘稠的感觉,可能这一个声音有很多东西叠加出来的。


朽瞳

我个人特别喜欢钉子的设计,实际上它就有点像桌子下的炸弹。电影把桌子下藏着的炸弹告诉给了观众,但是桌边的人并不知道这个炸弹,但是我们赣中始终在担心这个炸弹会爆炸,我们就悬着这颗心。钉子比炸弹还要好,因为炸弹只能炸一次,这个电影始终没有处理这个钉子,可能会造成二次伤害、三次伤害,庆幸的一点是没有做这个处理。



“只听其声,不见其形的怪物”


郭亚非

有一部电影叫《黑夜侵袭》,讲洞里有一群地底生活的人(怪物),长期在黑暗里结果视觉完全退化了,靠听觉来辨别,《寂静之地》这方面的设定跟那个有一点像。还有九十年代有一个系列叫做《异形魔怪》,里面大虫子一样的怪物主要感应方式是靠声音或者说脚步的振动,跟这里的设定也有类似之处。



朽瞳

想起来《火星人玩转地球》,也是外星人来到地球了,最后摧毁他们的方式根这个有点类似,用音乐打败了它们。说到怪物,这部电影另外一个特色就是,这个怪物前面只是惊鸿一瞥,露了一小脸,后面才亮相,对于这种呈现怪物的手法很有特点。


郭亚非

早期的恐怖电影,是把怪物的形象直接展示给观众,因为电影技术一开始出现的时候有很多的剧本和故事是从更早的舞台剧转过来的。由于舞台剧的展示方式,你所直接看到的就是创作者想让你感到害怕的东西。早期有名的恐怖片,如20年代的无声电影《泥人哥连》、《诺斯法拉图》,30年代的有声电影《吸血鬼》、《科学怪人》、《木乃伊》,都是把怪物的形象直接展示给你。


1942年有一部叫做《豹族》的电影,出自RKO雷电华制片厂(对40年代恐怖电影感兴趣的桃子可以自动检索),出现了一些经典场景和情节安排是之前恐怖片里很少出现的。

电影里两个经典场景:① 深夜的中央公园边路灯下,一个独自行走的女人,走着走着觉得后面有声音,但她一停下来,后面的脚步声也同时停下,却一直没有展示给观众后面到底有没有人;② 同样是这位女性角色,在游泳池里,就像《寂静之地》在玉米地中的那段一样,她感受到周围不断传来一些声音和同时出现的光影变化,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周围,但导演一直不展示出那个让人疑惑的东西在哪儿。这样的技术和理念在当时十分超前,通过观众自己的想象,包括声音、光影等非直接的展示,来塑造每个人心理的恐惧感。

后来有大家比较熟知的《罗斯玛丽的婴儿》,一直没有出现婴儿的具体形象,但通过大量的幻觉般的光影跟声音的变化来塑造恐怖的氛围。



最后,感谢每一位发来反(xuan)馈(yao)的桃子们~




看到最后,就告诉你们真相吧。


当然大家如果对这部电影感兴趣的话,也可以直接点击下面的图片进行快速选座购票。祝福你们也可以跟我们一样享受到不错的观影体验吧。

寂静之地

主演:艾米莉·布朗特 / 约翰·卡拉辛斯基 / 诺亚·尤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