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叄拾岁:第三十三章

夜雪映月2021-11-19 14:37:12




   第三天下午,月亮跟着姑姑返回滨城。2015滨城最剧烈的寒潮开始发威。天幕上先下了雨,紧接着夜里开始下雪,其间还下了一会儿冻雨。整个过程中,北风一直一直的在呼号,骤降的气温让雨一落地就开始结冰。雨水落在地上,扶手上,台阶上,树枝上,所有落着雨的地方,都变成水晶的样子,琉璃晶莹。紧随而后的雪,乖巧的覆盖在冰层之上,就像是特意为行人和车辆设计的恶作剧陷阱。


   当天傍晚,月亮在公寓楼下,已经看到了台阶扶手上晶莹剔透的冰溜子,到处都光可鉴人。晚上小馄饨给月亮打电话说,要过来她这里,并说去小吃街买了小馄饨。这个白净的小姑娘拎着两份小馄饨进屋的时候,两个人大为感叹这天气的恶劣。父母和姑姑都打电话来嘱咐月亮,第二天不要出门,都担心她会摔跤。不得已月亮又请了假。外面的路况,月亮丝毫不想去挑战。朋友圈被各种摔跤的动图占领,光亮如境的路面让人望而生畏。


    上司说,月亮十一月能请的假全部用完了,再不能请假。这话像是某种程度对月亮的鼓励,月亮想辞职的想法越来越清晰明确。


   月亮不喜欢这个城市,也不喜欢城市中看似繁华热闹,实则虚假疲惫的生活。


   月亮对耳东说:“城市里面只有欲望,岛上的村子里才是生活。闹中有钱,静处安身。我对钱没有概念更没有欲念。”月亮站在窗口,看着远处的夜色,想起每天晚上下班时候的车河与霓虹,让人觉得遥远又伤感。


   耳东和月亮曾商量过未来的实际生活,如果月亮去陶都的话,月亮可以做什么工作。耳东觉得月亮可以考一个初级会计资格,他自己就可以是月亮最好的老师和师傅。无奈月亮对数字一向迟钝,耳东便不再提起,怕给她压力。


    月亮说:“没事,总会有适合的事情,实在不行还可以开个小店,卖早餐也可以不是。”耳东说:“大概一开始会很拮据,那我就不买纸书,换成电子书也一样。”月亮说:“嗯,纸书换成电子书,少买衣服多吃素!几年后不就好了吗?”


    月亮被困在小窝里三天。第三天晚上姑姑开车来看月亮如何,关心则乱的一直说:“我就想啊,你冰箱里还有没有菜了,是不是断粮了,然后我做了酸菜炖大鹅,还热着,就给你端来了。”月亮奶奶也来了。月亮看着冰箱冷藏室又被塞得满满当当的样子,觉得温暖又愧疚。


    月亮房间里,唯一添置的电器就是冰箱。月亮妈妈说闺女身体弱,在外一定要好好吃饭,帮月亮搬来的那天,直接去商场买了台冰箱。从此后,任何一个家人来看月亮,都会买好鱼、肉、蛋、菜,把月亮的冰箱赛的满满当当的才放心。家人塞食物进冰箱,耳东就提醒月亮哪些食物放的太久不可以再吃了,跟闹钟提醒起床一样提醒月亮把某些食物扔掉,必须扔掉,不许吃。


    从岛上回滨城第四天,月亮去上班了。但也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辞职回家猫冬。辞职的原因有几部分,包括月亮不喜欢这样无意义的疲惫颓废生活;不能一直和耳东分隔两地,她准备年后去陶都,至于怎么和父母解释让他们放人,需要慢慢渗透;还有就是滨城冬天里的大风雪实在是月亮难以应付的麻烦,总不能下雪就请假吧......与其让所有家人提心吊胆,不如辞职回家。这并没有给月亮带来任何心理上的不快,因为她走进了人群,相处也毫无问题,并且发现,人群里的人也都或多或少有着自己的问题,并没有让月亮觉得自己有缺陷或不够优秀。


    月亮并没有把所有的想法告诉耳东,只是说了天气原因和自己不喜欢这种朝九晚五的生活。耳东并没有说什么,但显然他是有担忧的,他不说月亮也不可能不知道。


   辞职信交上去,就剩下退房的事情。因为月亮的小屋是公租的单身公寓,所以手续说简单不简单,说麻烦不麻烦的。月亮打电话回家和父亲确认搬回家的时间,父亲只说了句:“你自己处理就好了,然后给我打个电话就行。”


   办理退房手续很顺利,但让月亮意外的是,窗口的工作人员还记得自己,然后说:“你是路L席关照来租房的,你住这么短时间就退房,给他打个电话吧。”月亮点头说会的。


   在离开的前一天,月亮给L主席打了电话,这是他们之间通的第三个电话。月亮在朋友那知道公租公寓的事,于是网上找了主管单位的电话询问办理入住申请的问题,不料那边冒出来个很凶悍的声音说:“我们这不管这个,你打错了。”月亮想了想,所幸给公寓辖区的残联打电话。月亮瘫痪的时候父亲背着她去评残的,当时父母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如果月亮一直不能站起来,至少可以申请低保,但谁都没想到,月亮评残的等级是肢体二级,然后还能恢复到这个状态......大概人生就因为这样才有趣吧。


    残联的工作人员很好。月亮讲明原委,那位先生说他先问一下,稍后给月亮答复。没过多久,他电话里给了月亮一个电话号码,只说是公租公寓直管单位的领导,称呼L主席就好,让月亮和他讲一下,他答应就没问题了。


   月亮给这位领导打的第一个电话是说明情况;第二个电话是入主公寓道谢的;第三个电话是辞职离开再次道谢告别的。想来这不过是一段善缘,萍水相逢的偶然,然后随时光消散。


    电话接通的时候,月亮说了下自己是谁,然后再次表示感谢。很意外的是,对方说着说着便开始很随和的开始和月亮聊了几句家常,又问了月亮住几层哪一间房月亮意外又觉得别扭,但有先前的善意,又觉得不好意思先挂电话。结果却迎来了更大的意外,对方说,要来公寓看一下月亮,他恰好有事要过来处理,也来关心一下情况特殊的月亮。


   大概半个小时后,月亮小屋的门铃响了。打开门,看到一个穿着工装西服的男人,手里拎着两袋子水果。简单的介绍和寒暄自然就要请门外的人进屋,正直冬天,门自然而然也就关上了。


    进门后,月亮请对方坐,自己去烧了一壶开水,水放好后回头却发下对方坐在自己床上。虽然很别扭,但月亮想,算了,毕竟屋子太小,除了床就是一把椅子。然后月亮发现这个人一直在和自己闲聊,比如月亮的身体状况,病情,家是否本市,在哪家公司上班......又问月亮是辞职还是被开除,月亮一一作答后水就开了。


   在月亮起身去倒水之前,对方说:“我之前带兵,转业到地方也有十年了,算是阅人无数,可是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姑娘。”


   月亮从椅子上起身去倒水,给客人用的杯子被收在橱柜的抽屉里,因为平时不用,自然就放在抽屉的最里面。月亮刚拿住杯子,对方就走过来说不用麻烦,一会就走。借着客气的过程,直接握住了月亮的手,接着月亮就被人从身后抱住了。


   那一刻月亮脑子一下就蒙了,大脑一片空白。等脑子从那一瞬间反应过来的时候,月亮发现自己已经被对方抱到了床边。


   后来月亮觉得无比庆幸自己够懒,因为腰细,月亮的腰带在月亮腰上是围了一圈半的状态。也就是如果月亮被推倒,在月亮抗拒的情况下,对方很难把腰带扯开,加上那天月亮穿着一条厚实的牛仔裤......才没有被一个可以一手就把自己拎起来的男人怎么样。因为腰带太难扯开,才有幸听到隔壁邻居在家拖椅子的声音:“您再这样,我就喊人了!”


    结果对方走之前还意味深长的说:“如果你愿意了,给我打电话。”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