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古后河,庐陵“清明上河图”

庐陵人文谷2021-11-20 13:52:26


百年老街开街在即!吉安将新增一个好玩有趣之地!点击这里立即发现有趣,招商:8118555,销售:8118999




禾埠造就古后河,古后河绘就庐陵的“清明上河图”。 禾埠何在?庐陵鱼米乡,满城皆禾埠,郡府在禾埠。

                                               ——题记




“为官药肆,为旗亭,歌钟列妓,长街灯火,饮者争席,定场设贾,呵道而后能过……”(《习溪桥纪事》)。


记写这些时,月已很高,他的笔有些抖,比21年前考取进士做文章还兴奋,饮了几杯谷烧,脚步有些踉跄,半天才从水泄不通的习溪桥挤出来。这是1282年,他五十岁,汤信叔捐建好水毁多年的习溪桥。他很高兴,就将此桥的历史,复建经过及之后兴旺的街市等,做成《习溪桥纪事》。


后河水曲多桥,载风载景。习溪桥原名槠木桥,唐天宝七年庐陵县令吴励建。几经毁建,传有习溪公重修,名习溪桥。1282年桥复水毁。在庐陵城行商的永新人汤信叔闻讯捐建此桥。1957年修赣江堤,桥埋其下,改为水闸,在吉安大桥西头附近。



它是庐陵城闹市区后河上九座著名古桥中最关键的一桥。赣江南来傍庐陵城北去,后河缠绵庐陵城后往东由此桥入赣江。为何叫后河?彼时庐陵城鳞次栉比的店铺和人家坐西朝东面赣江、沿赣江一路铺开到南边十五里外的余家河,这条街后面的这条河,顺口叫后河。另有一条与这条街平行的街,叫“后街”。后河在“后街”后面。



赣江是古庐陵城的“高速公路”,古后河是该 “路”的“进城连接线”,习溪桥是该“线”上的“连接点”。以此桥为界,往西沿阳明路,直到民国,北为城墙守固的衙门,南为舟楫穿梭的街市。习溪桥横跨后河口,乃庐陵城衙门与街市,以及与赣江的交通枢纽。


做《习溪桥纪事》者,庐陵人刘辰翁也,著名爱国文学家、词人,其人生关键词:白鹭洲书院进士,触忤权贵贾似道,赣州濂溪书院山长,临安府学教授,江万里幕僚,太学博士,入文天祥抗元幕府,宋亡隐居著书终老。


后河,怎样的锦绣波涛,千年诠释禾埠,润泽庐陵,成就庐陵的“清明上河图”?





大家书青史,汗青重庐陵。


杜审言,诗人,杜甫的祖父,唐上元年间贬任吉州司户参军,相山(今高峰坡)结诗社,庐陵风雅颂。颜真卿,忠烈名臣、大书法家,唐永泰元年贬任吉州司马,“祖关” 墨宝青原禅,置学舍兴斯文播忠义。江万里,南宋吉州太守,创白鹭洲书院,庐陵书声震天。王守仁,号阳明,明正德五年庐陵知县,庐陵众多弟子传播其心学。


恕不一一。请允许我信马由缰穿越随访几位。


北宋绍圣元年(1094),东坡遭贬惠州。“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苏轼《自题金山画像》)他笑自己一生功业尽在以上被贬的三州。诗人的贬谪之路,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之路,是千年吟诵的豪放诗路。


贬往惠州的东坡一如既往壮游,他要途径其恩师、开大宋文风的文坛领袖欧阳修的老家庐陵。少年东坡视欧公为偶像,“读其文,诵其诗,想见其为人,私以为师”。终于,嘉祐二年礼部试,欧公慧眼识苏,拔其进士第二,喜曰:“读苏轼书,不觉汗出,快哉!老夫当避路,放他出一头地也。”欧公旗手东坡闯将,携手挥就北宋文学辉煌,史上“欧苏”并称。



庐陵稻菽劲舞、田鸡擂鼓的季节,赶到老师自豪地称为“庐陵人欧阳修也”的庐陵,挤进人稠货畅的街市,徜徉桨声灯影的后河,多见大世面的东坡不禁拍案:“此地风光半苏州。” 他扁舟荡过的桥,后人称为“半苏桥”; 打马走过的巷,后人称为“半苏巷”;饮茶折柳的亭,后人称为“半苏亭”。东坡一言,响亮后河千年。


庐陵城南禾河入赣江口南岸,窑火红彻半个中国的永和,千百人夹道迎他。仕途经济早已淡笑的东坡,径往吉州窑旁的“清都观”, 饮茶吟诗题写观名。


从后河出城顺赣江北归,东坡与庐陵,互相留下千年不舍的背影。


 



响彻庐陵的一首吉安山水诗,是李东阳的五绝《吉安》。


这位庐陵邻居祖籍茶陵,立朝五十年柄国十八载,清节不渝,家中靠卖字画方能待客,累官至吏部尚书少师太子太师华盖殿大学士,谥文正


明成化八年 (1472),东阳首次离京回茶陵祭拜祖茔,路上饱览大好山河。“既而下吉安,历南昌,涉浙江,经吴会之墟,则溪壑深窈,峰峦奇秀,千变百折,间见层出,不知其极。”(李东阳《南行稿序》)


庐陵瑰宝的“山势西来断,江流北去平。万家深树里,闻是吉安城。”(《吉安》)就是东阳此次出京所吟。他翻过罗霄山脉进入地势渐平的吉泰盆地,澎湃的赣江进入吉安开阔平稳起来,惊叹闻名遐迩的吉安城广树深、人烟稠密、街市繁华、名不虚传。


《吉安县志》载:北宋淳熙年间,吉安县主客户近15万,丁口38万人。北宋中国人口首次过亿,明朝人口高峰的万历年间也不过两亿人口。东阳写《吉安》的成化年间,明朝仅一亿多人口。“万家深树里”这样描写吉安的人稠城广,没一点诗词的夸张,倒如散文的白描,依然震撼人心——彼时吉安,全国大都市也。


 



庐陵山水多贵客,霞客来了。


“霞客先生游览诸记,此世间真文字、大文字、奇文字。”(钱谦益)



崇祯九年(1636)十二月初一,徐霞客进吉安城。这一年他51岁,是此生的最后一次长游,满头白发顶着雪花,世界级旅行家、地理学家的眼光、脚步,丈量明末的吉安城,留下丰富、权威、珍稀的“真文字、大文字、奇文字”,随着如雷贯耳的《徐霞客游记》传扬四方。四年后,霞客病脚无法行走,与世长辞。


初一日,霞客顶北风冒冻雨从吉水溯赣江奔吉安城而来。《游记》:“泊于梅林渡,去吉郡尚十里。既暮,零雨复至。”


初二日,《游记》:“饭毕,已过白鹭洲之西,余久闻白鹭书院之胜,仍返舟东泊其下,觅寓于书院中净土庵。是日雨丝丝不止,出南门,见有大街濒江,直西属神冈山,十里阛闠,不减金阊也。”到吉安城,霞客只入住仰慕已久的白鹭洲。那天冷雨不停,霞客迫不及待从洲上岸进城(城墙内的衙门区域,下同),出城的南门,看到大街沿着赣江西岸,一直往神岗山逶迤而去,脱口道:“十里阛闠,不减金阊也!”(“阛阓”,街市。“金阊”,苏州旧有金阊亭,故苏州别称金阊。)意为此地十里长街,堪与苏州媲美。


初三日, 下雨路泞,霞客未能沿着十里长街到神冈山,只是伸长脖子“由南关外西向神冈”。


初四日,《游记》:“雨。入游城中,出止白鹭洲。”


初五日,《游记》:“由西门出,街市甚盛。”今吉安城从仁山坪、高峰坡到太平桥以南的街市也很繁华。



此后好几天,霞客游览了青原(含净居寺)、吉水等好些地方,返吉安城。


二十一日,霞客终于登上吉安城最美的山——神冈山,敬仰作记:“由西城外南过铁佛桥,八里,南登神冈山顶。其山在吉安城南十五里,安福、永新之江所由入大江处。山之南旧有刘府君庙,刘名竺,陈、梁时以曲江侯为吉安郡守,保良疾奸,绰有神政,没而为神,故尊其庙曰神冈,宋封为利惠王。下临安、永小江。遂由庙左转神冈东麓,北随赣江十五里,至吉安南城之螺川驿。又三里,暮,入白鹭。”   


神冈山下后,霞客在吉安城里盘桓四天,方依依不舍离开。


二十六日,《游记》:“晨餐始行。十里,至神冈山下,乃西入小江。风色颇顺,又西二十五里,三江口。一江自西北来者,为安福江;一江自西南来者,为永新江。舟溯永新江西南行。”“三江口”,就是吉州曲濑镇卢家洲“斜塔”所在的禾河、泸水交汇处。“安福江”乃泸水,“永新江”乃禾河,两河在此汇集后依然称禾河,东往神岗山入赣江。霞客逆小江(禾河)西南行,离开吉安城。


61万字的《徐霞客游记》吉安郡境内记了13000多字,游历近一个半月,其中在吉安城十多天,足见吉安风物在霞客心中的魅力。





禾是社稷重器,埠乃经济命脉,今天依然如此。


经典里的“禾”——《说文》:嘉谷也。二月始生,八月而孰,得时之中,故谓之禾。禾,木也。木王而生,从木从丿省,丿象其穗。


山海经》:昆仑之墟,其上有木禾,长五寻,大五围,二月生,八月熟。


《尚书序》:唐叔得禾,异亩同颖,王命归周公於东,作《归禾》,周公得命禾,旅天子命,作《嘉禾》。


《康熙字典》:“有禾则和”。


永新县有“禾山”。泰和县地产嘉禾,和气所生,因名泰和。吉安府城墙西北有高大的“嘉禾门”。吉泰盆地,一盆金禾(稻)与银禾(水)。


禾河,《方舆纪要》: “在(永新)县南。源出禾山,亦曰禾江。”经莲花、永新、安福、吉安,入吉安市禾埠乡,经神冈山进赣江。长237.5公里。


赣江在吉安长289公里,占赣江总长的35.2%。吉安诸如禾河的河流众多,以赣江为轴,28条大小支流汇入,植被茂密,山高水陡,水量充盈,流域总面积29000平方公里,水资源总量196.75亿立方米。地表水人均4800立方米,亩均耕地3460立方米。地下水含水层厚8-15米,地下水总量46亿立方米。


欣喜抄录以上数字,胜却万千华丽辞藻。



宋绍兴年间诗人张孝祥到吉州赋诗:“野水弥漫欲涨川,稻云烘日更连天。”宋代,吉泰盆地就是天下粮仓。吉州,北宋供国家粮食近40万石,占江西的三成,全国的7%;南宋供粮60万石,占江西的三成,全国的近10%。 


泰和人曾安止撰《禾谱》,记录当时50多个水稻品种。苏轼岭南:“过庐陵见宣德郎曾安止,出所作《禾谱》,文既温雅,事亦详实,惜其所缺,未谱农器也。”就将他在武昌见过的“秧马”介绍,作《秧马歌》附《禾谱》。安止侄孙之谨“追述东坡作歌之志”,撰《农器谱》。

 




“埠”——本意为停船的码头,码头多渐成市镇,引申为码头的城镇,或泛指城镇,又特指商埠 。


埠,右为“阜”,土山 、盛大、顺应之意。


彼时,千里赣江沟通中原与南粤,直至海外,链接禾水、乌江、牛吼江等深入庐陵乡村。舟楫如织,诏书、政令驰百越,贡品、使臣呈天阙,商贾、贬官、戍卒、举子、艺人熙来攘往,将内陆庐陵渡向农耕文明的经典。


吉城多古渡。梅林渡,庐陵郡县官员北出“迎恩门”迎圣旨之渡,南北古驿道必经之所,因多梅树而得名。兴贤渡,隔赣江与白鹭洲书院相望,书生往来。凌波渡,今站前码头上游,古代龙舟大赛和北宋凌波军(水上民兵)操练之所。吉塘渡,今禾埠乡渡头村南,通南赣入“南越” 之要津。神岗山渡,今禾河入赣江的余家河旁,通吉安县永和、白沙。



古渡码头旺。南湖码头、盐码头、榕树码头、福建码头、中山码头、轿子码头、大码头、李家码头、肖家码头、大巷码头、超音码头、神岗山码头、余家河码头……《吉安府志》码头林立。滨江路,明万历年间闽商解乡愁种的榕树遮天蔽日,遥看当年桅杆如云。


交通运输主要靠水道的古代,航运、造船是龙头产业,经济发展的象征。赣江中段的庐陵,稻谷、木材、茶叶、陶瓷、染料、水果、矿产等日夜外运,诸多货品不断流入。明清时每年8万余担大米由赣江“运止于淮”,过大运河到北京。航运之盛,餐饮住宿、木材伐运、造船制陶冶炼、粮油茶果种植等随之繁荣。宋代永和吉州窑为举世名窑。宋代吉州为江南三大造船中心之一。


物产富饶,交通便利,环境相对安宁,教育持续重视,中原战乱四五次大移民,极大地促进吉安的繁华,灿烂庐陵文化。



 “吉安老表一把伞,闯荡当老板”。 禾与埠的便利,古庐陵商帮底气十足闯市场,湖广云贵通都大邑皆有庐陵会馆。清初吉安商人刘尔凯,在武汉、长沙有数百商号和工厂,在家乡造屋60幢、大祠堂5栋。民国初期吉安人周扶九,上海地王、黄金巨子,富可敌国;吉安商人曾修一条青石板路,从吉安通湖广,十里一亭,遇江建桥,遇河设渡,乃彼时之“高速公路”。

 



永和到天玉,穿过吉安城的赣江,在此向西呈巨大半月形,不知是赣江不舍吉安城,还是吉安城深深把赣江揽入怀。


后河,吉安城真正的“母亲河”。1997年版《吉安市志》载:“后河是禾河入赣江的故道。”长26公里,水面1.8平方公里,像个巨型阿拉伯数字“8”的后河,一步三回头,千年深情环绕吉安城,绘就一幅庐陵“清明上河图”。


当历史“弃船坐车”,曾经“十里阛闠,不减金阊也”的后河,一度被时光淡忘。



长大了的吉安城想起后河——她是我们的“老妈妈”——曾经青春焕发、金光灿烂、名动四方。醒来的吉安人敬称后河为“金腰带”、“古后河”。一个古字,万般暖意。


新世纪,吉安市着力恢复古后河的动人容颜:“古后河绿廊”,规划总面积6000亩,“小桥流水、庐陵人家、民俗风情、江南园林、环8畅游、绿廊人行、凸显人文,秀美家园”,好一个文化生态大手笔。


吉安市行政中心,由东晋咸康八年(342)太守孔伦开城,到本世纪初共约1700年,一直在城北的格局,大举乔迁到古后河中心风水宝地——城南禾埠乡,开吉安城新之千年辉煌。



“三千进士冠华夏,一座老街耀庐陵”。吉安市行政中心东南方一箭之遥,古后河绿廊“8”字回旋中心,泰和人陈万洵创建庐陵人文谷,建造庐陵老街,虔诚带头复兴庐陵“清明上河图”。


禾山耸立,禾河奔流,禾埠热闹,地产嘉禾,禾者和也…… “禾埠”, 庐陵“清明上河图”的深厚底色。



▍作者:刘英敏,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诗词学会理事,吉安市庐陵诗词学会副会长,吉安市楹联家协会副主席,吉州区文联主席

▍综合编辑:庐陵人文谷



小  谷 精 选

 江西人文性格 | 阳明心学 | 吉安科举状元 欧家祠巷

舌尖上的庐陵 | 书街 | 水曲巷 | 沿江路 | 早酒 | 家乡的兰花根

—商家快讯—

创客空间孵化基地 | 装修资讯 | 创意商家 | 百年老街

—了解我们—

24周年 | 人文谷营造 | 省市领导视察 | 精准扶贫


联系我们

销售:0796—8118999

招商:0796—8118555

地址:井冈山大道新88号(古后河绿廊对面)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