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子洲县本土文化形态之大理河流域

子洲微讯2021-11-20 13:25:26

陕北文化的富集区是无定河与大理河流域。历史上,陕北开发最早、文化最为发达的地方,首推绥德与米脂,这个区域的文化又称为“绥米文化”,大理河流域的文化属典型的“绥米文化”。民俗专家张俊谊先生曾总结道:“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清涧的石板瓦窑堡的炭。子洲兼而有之!”


远古文化积淀深厚

境内古生物化石蕴藏十分丰富,富集区在驼耳巷的黄峁河一带,人们俗称其为“土牛骨”,挖掘破坏后当药材卖。近年又发现了鸡爪恐龙足迹化石,大量分布在电市乡的龙尾峁、王庄、温家沟一带。早在石器时代,我们的先民就在古平水(大理河古称平水)两岸生息繁衍了,在大理河两岸广大的区域,过去散布着大量龙山文化遗址,20世纪50到70年代,大搞农田基本改造,修梯田、劈山填沟、建人造小平原,许多龙山文化遗址遭到毁灭性破坏,但仍有大量遗存未曾发掘,被厚厚的黄土覆盖着、掩藏着。


20世纪80年代,子洲县文化馆曾整理编辑过《子洲县民间故事集成》,里面的“天下米面”“米面场”“老君爷留世事”等故事,都与龙山文化有关。过去的农村,龙山文化遗物很多,如石臼、石斧、石刀等,老百姓不知道这些石器为何物,就给其取了些别名,如称石斧为“雷楔”,认为其是天空打雷时降下的“天外来物”(即我们现在所说的陨石)。仰韶文化遗址也很多,出土有许多古陶器。

有边地文化元素

秦汉时,本境归属上郡,蒙恬驻军上郡,镇守陕北,留有许多遗址。传说境内槐树岔一带有秦长城,拦马关(黄家沟)、宁州关、圁州关等都是有名的军事关隘。城堡众多,名城、名寨有大斌故城(后魏孝明帝神龟元年置,今双庙湾村古月台)、威戎城(宋绍圣四年筑,今马岔乡校场坪)、临夏寨(宋元符元年筑,今马蹄沟镇巡检司)、克戎寨(宋时为西夏所筑,今双湖峪镇张家寨。沈括在此打过仗)、南丰寨(明代百户乔光荣筑,今苗家坪镇南丰寨)等,此外还有马蹄寨、三泉寨、光明寨、龙岗寨等。烽火台众多,历经数千年风雨侵蚀,现仍矗立在各个山头,遥相呼应,此可谓是古代“信息高速公路”“古代通讯手机”。

现保留较好的是大兴寺太和山头的烽火台。明代,大理河川为军旅屯田之地,明骠骑将军傅瑛(祖籍河北遵化)驻扎于此,殁后葬于此,子孙也繁衍于此。明末李自成起义,西川(大理河川)是其根据地。明末清初学者彭孙贻在《流寇志》中记载:“西川……其间窑寨绝险,六十有四,尽为贼薮。”清同治年间回民起事,大理河川是重灾区,战乱平息后,整个西川几近十室九空。周家硷镇有“营盘”村,村名当与古代屯兵有关。大理河川乃西夏南下抢掠、奔袭州城绥德的主要通道,地处边地,战事频仍,人们口语中称打架为“斗阵”或“打头阵”,称敲大鼓为“擂战鼓”,男孩子喜欢“扯弓射箭”,生下男孩后在门楣上挂弓箭或贴菱形红纸(箭矢的抽象符号),这些都是边塞尚武遗风。陕北秧歌中的“二人场子”表现的就是格斗情形:男子进攻,女子防御,男子动作粗犷勇猛,女子动作轻柔舒展,一招一式,都欲制胜,刚欲制柔,柔则克刚,一阳一阴,一刚一柔,刚柔相济,相互制化;表演过程中始终有激烈鼓点伴奏(古代鼓声为进攻冲锋信号),且节奏快速紧凑,二人打斗,众人围观,这与古代战场上敌我双方排兵布阵、两方将领一个回合紧接一个回合反复打斗、反复较量情景极似。把手指伸入口中,吹响亮唿哨,也是西北游牧民族奔袭时发送信号的惯用手法,现在民间还有遗风。

古人所称的“羌笛”(如唐代诗人王之涣《出塞》:“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芦笛”(唐代李益有《夜上受降城闻笛》:“回乐峰前沙似雪,受降城外月如霜。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就是陕北道情的主要乐器“管子”(用芦苇杆制,也称“芦管”)。我想,芦管应是戍边兵士发明的:他们常年戍守边地,思乡念亲,就顺手折芦苇吹奏,借以排遣乡愁与苦闷,久而久之,芦管逐渐臻于完善。这种乐器所发声音幽咽哀怨,婉转悲切,如泣如诉,尤宜渲染、表现冷清凄凉、苍凉悲怆情绪与氛围。陕北道情缺了管子伴奏,就没有道情的韵味了。大理河流域过去也曾有不少道情班子,如佟家坬道情班子、艾家河道情班子、驼耳巷道情班子等,其中驼耳巷道情班子1944年10月31日的《解放日报》有详细报道,有很高评价。

大理河川是商贾通衢

大理河川因在绥德州西,故历史上习惯称其为“西川”。苗家坪、双湖峪、三皇峁、周家硷等集镇自古就是西川之商业重镇,其中的周家硷镇清末、民初,有名的字号就有40余家。其中李银家沟村周聚源的“巨元成”最有名,资产最为雄厚,在绥德、天津都有分号。

民国年间,国民党绥德专员何绍南曾向周聚源借过9万块银洋(据说入何私囊);周聚源还给红军贺晋年的部队支垫过10万银圆。就在20世纪50、60年代,大理河川的“官路”上还经常出现长长的驼队,二三十峰骆驼驮着沉重的货物,排成长队缓慢行进,领头驼脖项间的驼铃发出“铛郎—铛郎—”的声响,好远就能听见。这壮观的驼队是大理河川流动的风景,而且是最美的风景。苗家坪镇一姓贺的人家曾开过一处骡马大店,店院内经常卧有一峰峰骆驼,其中不少就是山西晋商的长途运输驼队。

受商业文化影响,大理河川的群众普遍目光远大,敢想敢干,敢于走天下,闯世界,干大事情,出了不少有能耐的大能人,成就了好多大事业。仅西安与榆林,由大理河川的年轻人开创、经营的高级大酒店就有几十个。周家硷中学建有“周家硷百年记忆展览馆”,里面陈列许多与商贸有关的“历史物件”,但更多的是农耕文化实物。可以说,“周家硷百年记忆展览馆”就是一部“文化生活百科全书”,是一幅反映陕北人生存、生产、生活的“清明上河图”。

大理河川工业文明开发较早

大理河川一些地方地下蕴藏丰富煤炭资源,早在明代前就已有采掘。三川口镇洞子沟煤矿1943年3月筹建,1944年5月投产,由八路军某部开建。八路军在马蹄沟徐家沟也开过煤矿。子洲煤炭为粉碎国民党对陕甘宁边区的经济封锁做过贡献。挖煤劳动强度大,风险也大,有“下煤窑,掏黑炭,危人所干”与“两圪塔石头夹一块肉”谚语。三川口古庙敬有石神,是“炭毛儿(挖煤工)”敬的行业保护神。

大理河川地下岩盐储量惊人,自古有种盐、淋盐、熬盐的“盐滩”,《绥德州志》记载:“城西百里三眼泉,后三皇峁上下川十里尽成盐滩,旺而且美”,当地人称其为“十里盐湾刮全板”。盐铁世代不许走私,官方管控甚严(西汉桓宽著有《盐铁论》)。清末民初,官家专设盐局,征收巨额盐税,盐工不堪重负,曾三次砸打盐局。1942年,八路军独一旅在在三皇峁一带开盐井10口,次年,著名诗人公木在十里盐湾深入生活,创作了好多以盐业、盐工为题材的诗作,还出过一本诗集。

十里盐湾的小盐“旺而且美”,曾为粉碎国民党对陕甘宁边区的经济封锁做过巨大贡献。盐工郭富才一人年产小盐47石,被评为陕甘宁边区劳动英雄。毛泽东曾有话云:“宁丢延安,不丢十里盐湾!”盐业生产流程复杂、强度大,盐民在生产中总结出大量盐业生产谚语,文化人栾世宏曾搜集整理过。马蹄沟有盐庙,供奉盐神,是盐民的保护神,当地人俗称其为“盐神神”。

大理川的人最具革命精神

民末农民起义,西川是张献忠、李自成所率义军的摇篮与根据地,所以,《荒书》诬蔑其地“无赖之徒多聚也”。《荒书》是明末清初费密所撰写,它同清初学者吴伟业著的《绥寇纪略》一样,都是记载明末农民起义史实的,具有极为宝贵的史料价值。明崇祯三年(1630)张献忠号西营八大王,据西川吴家山、党家坪、薛家崖等一十八寨,当地有1900余饥民群起响应;李自成(娶葫芦旦高桂英为妻)投西川义军后,使得延绥义军“西川为最”,往往是一人起义,全家相从,一村起义,“各村附和”,几乎无民,尽是义军,仅“窑寨绝险,六十有四”。葫芦旦(即今高家园则)高桂英的哥哥高一功、砖庙丑山里的丑山王等,后来都成为了义军重要将领。清顺治十四年(1675),周家硷周四配合定边清军副将朱龙起事,攻绥德,下安定,上米脂,围榆林,克神木,渡黄河,占据山西保德州,山陕震动,翌年被清将毕力克图镇压。

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因米脂知县潘松巧立名目,征收“烟囱税”(每年烟囱年税360文,时一斗小米100余文),民众不堪重负,叫苦连天,迫使驼耳巷、砖庙、大堡岔等地农民二三百人,到米脂县城抗“烟囱税”,李生荣等四人被捕;宣统元年(1909),西川千数农民到绥德监狱营救被捕人员,米脂知县潘松被革职,绥德知州张铭坤被降职,抗“烟囱税”取得胜利。民国元年,马蹄沟钟毓秀、荣茂荣率四百余盐工、街民,穿白衣,持刀枪,到绥德州,要求知州交出大印,后失败。民国年间,拓克宽、李临民、马文瑞、冯文江、安子文、裴仰山、裴仰斗等早期共产党员秘密从事“地下活动”,冒着杀头、灭族危险,发展、壮大革命力量,有的还付出了生命代价。在抗日与解放战争中,子洲有700余名青壮年牺牲。

红色文化资源丰富

大理河南岸的南丰寨,山体玲珑,风光独秀。1928年4月,中共陕北第一次代表大会在南丰寨古庙会窑召开,选举成立了陕北党团特委,南丰寨成了中国革命在北方启航扬帆的旱码头。


早期走出大理河川的革命家有马文瑞、安子文、冯文江、裴仰山、裴仰斗、郭步岳等。1944年,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四分校曾在子洲苗家坪、张家寨等地搞过流动教学活动,为子洲传播过文化新风。1947年夏(6月),陕甘宁边区政府为避战乱,临时迁到马蹄沟,马蹄沟一时成了陕甘宁边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驻50余天,8月1日离开)。

在马蹄沟,边区政府主席林伯渠曾为全县全体教师讲过话。《边区群众报》社址也迁到了马蹄沟镇三皇峁柴家圪崂,著名新闻工作者、报人胡绩伟在这里办报50多天。毛泽东率领中央机关转战陕北期间,曾在巡检司村住过;周恩来在双湖峪镇三里路住过。所有这些,都是宝贵的红色历史文化资源。

子洲秧歌声名远播

子洲大秧歌是陕北秧歌典型代表,是陕北秧歌的精华。其原生态老秧歌,场面变化多样,男角手舞足蹈,舞姿粗犷,表演诙谐有趣,最能逗笑;女角多由男子包头装扮,扭捏作态,神情十足,不是女性,胜似女性。秧歌队伍中配有“马排子”“蛮婆蛮汉”“张公背张婆”“大头娃娃”等配角儿,还有“跑旱船”“骑竹马”“推小车”“踩高跷”“跑驴儿”等“杂耍”。表演形式有谒庙、拜门子、打彩门、打公场子、串庄、外出有偿表演等。周硷镇的营盘与赵庄秧歌队、双庙湾秧歌队、三川口镇田家沟秧歌队都很有名气。双庙湾村的“踢场子”,20世纪50年代曾应邀到省上表演过,还获过大奖。1986年,子洲秧歌队参加榆林地区秧歌汇演,曾荣获特别奖。过去,每到春节,大理河流域的村庄几乎都闹秧歌,到处锣鼓喧天,气氛甚是热烈。在民间,能即兴编唱秧歌的伞头数不胜数,较有名的计有张家湾张飞清、牛薛沟吴仁政、马蹄沟张云升、梁尚毓、赵四儿等。


1943年12月,延安鲁艺工作团来子洲采风,将秧歌队伍的伞头引领改为象征工人农民的斧头镰刀引领,从此,这一新颖、独特的新秧歌表演形式开始在陕北广大地区“时兴”起来,后来走向了全国。同时,秧歌队一改女队员由男子装扮为妇女直接参与,这可谓是陕北秧歌的一次“革命性变化”,也是广大妇女得以彻底解放的最直观体现。文化大革命中,春节闹秧歌是农村唯一的大型群众娱乐活动,受时代与极左思潮影响,那时的秧歌普遍带有浓厚政治色彩,“政治第一,艺术第二”,艺术始终为政治服务,秧歌的传统色彩逐渐减弱,原生态的东西几乎被摒弃尽净。文化大革命结束之后,子洲大秧歌又有了新的改进,加入了许多现代歌舞元素,其伴奏乐器、仪仗、服饰、阵容、表演内容与形式都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

脱胎换骨的子洲秧歌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公众面前,并迅速向外市(县)、省(区)推广,从而形成了“哪里有子洲人聚集,哪里就有子洲秧歌”的可喜局面,在西安、天津、北京等大城市的一些公园、广场,都可听到子洲秧歌的唢呐与鼓乐声响,都可欣赏到子洲秧歌的精彩表演。据不完全统计,仅西安市就有二十多支子洲社区秧歌队,参与者不独为子洲人,当地市民也踊跃参加。2011年西安子洲联谊会开年会,遴选出十支子洲秧歌队赛演,在西安市引起极大轰动,有十多家新闻媒体与文化传媒公司到现场采访报道、录制表演实况。子洲秧歌最有名的编导、传承人是曹钦华先生。

重文厚学风气浓厚

大理河川向有重文厚学优良传统,苗家坪、双湖峪、周家硷在清末就创建有“两等小学校”;马岔、师坪、冯渠、马坪、双庙湾、马蹄沟、三皇峁等村庄,历来被称为“文化村”。民国年间,米脂知县华钟毓到西川“禁烟”,稽案筹款,支持地方兴学,创办了好多处小学,马岔村至今竖立着当地民众给其敬立的“德政碑”。清末庠生张允中设馆授徒,颇有声名,学生给其立“德教碑”以显尊敬,此碑尚存马岔村中醒目地方。周家硷乡绅周文郁、周文治创办周家硷小学,曾受到省视学庞恩高度浓赞扬,受到陕西省政府通令嘉奖(嘉奖令由绥德知县焦振沧亲自制作)。学校创办,不仅使民间子弟受了教育,整个社会也人文渐启,风气大受影响。此后几十年间,凡尊师重教村庄,培养人才就多、参加工作的干部与工人也多,就是最好的佐证。

地方小吃风味独特

大理河川早在明代,就是屯军垦田地方,农耕文化源远流长。农人视土地为命根子,一有钱就置田买地,过去土地多集中在大地主手里,如西庄吴家山“长胜寨”地主吴宝山弟兄就有土地6000余亩,附近36个村庄的农民都租种他们的土地;三川口霍家渠霍姓地主有土地1642亩。以农为业,世代如此。农家妇女大多心灵手巧,烹饪饭食能粗粮细做,风味独特的民间地方小吃很具特色。

如名扬遐迩的“子洲果馅”,其“原创”就是“周硷澄砂果馅”与“周硷枣果馅”,由果馅引出有好多民俗物事;硬面油饼尤以马蹄沟有名,其羊肉烩饼是冬令最佳美食;擀杂面与杂面抿节上过“央视”节目,洋芋的多种吃法也被“央视”摄制过专题片;苗家坪的“手扽八碗”与“胡剥”也很有名气;麻汤饭、豇豆钱钱饭等稀食都是很好的“保健食品”,其中的豇豆钱钱饭传说康熙也吃过,“三眼泉的豇豆不起油汗”的民间传说就与清康熙帝有关;双湖峪的“肉夹饼”与“推黄”,也是招待客人、馈赠友朋的“尤物”;洋芋抹抹、洋芋擦擦、荞面搅团、和和饭、粽子、凉粉、油馍、米糕、饴餄、黄馍馍等,基本上都成“地理名片”了!


去年冬天,中央电视台编导苏庆谊先生在京城“东来顺”请我吃涮羊肉,饭间说:“为什么不把你们子洲的抿节店开到北京来,保准能火爆!”他吃过子洲的抿节与果馅,至今念念不忘。

子洲石雕名扬天下


石狮,神兽灵物也。石狮是民间艺术的瑰宝,是陕北黄土高原上的一簇石雕奇葩。在民间,人们视石狮为辟邪、镇宅、祈福、纳瑞的吉祥物。所以大凡公园、机关、商厦、陵园、寺观等建筑的门口,多会对称地蹲有两尊高大威严的石狮。就是在普通百姓的大门口、墙头上,甚至在农家的炕头上,那造型别致、形象生动的石狮,也是随处可见。正因为人们尊崇石狮,所以在长期的生产实践中,就造就出了成千上万的民间石雕艺术家,雕刻创作出了难以数计的石狮精品。子洲的能工巧匠辈出,石雕艺人数不胜数,多分布在大理河川。由他们雕刻创作出的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各色石狮,声名远播,颇负盛誉,不仅畅销全国各地,还走出国门,漂洋过海到异国他乡安家落户。


如果说绥德石狮以高大威武而闻名,那么子洲石狮则以小巧玲珑而见长。子洲石狮采用县境马岔乡的油石为原料,造型以北京故宫石狮为模式,神态祥瑞而不失威严,形体玲珑而透着大气,实乃馈赠与收藏之佳品。多年来,一些县市将子洲石狮收购参展,曾获过很多工艺美术大奖,甚至还在央视荧屏上尽显丰采,出尽了风头。子洲石狮如此受青睐好评,得益于子洲“东方石刻艺术研究所”诸多同道近三十年的刻苦努力。他们中的领军人物李芝岗花了十年时间,实地考察了全国各省市遗存的有影响石窟、皇陵、寺观、殿宇、桥梁等古建筑,雕刻复制了一千多个代表各地各个历史时期艺术风格的石狮,还编著出版了《中华石狮雕刻艺术》一书。


号称“天下第一楼”的陕北绥德城南大石牌楼前安置的那对高6.16米的巨型走狮,就是李芝岗亲自设计并雕刻的。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高坪乡农民高树飞,从小心灵手巧,酷爱石雕艺术。他十八岁开始学习石雕技艺,雕刻的石狮造型生动,神态逼真,体现着显明的个性风格。他的作品,无论是大小石狮,还是其它摆件,都是抢手货。杨继高的石雕群像“水浒108将”件件精雕细刻,神态逼真,已被县政府出资收藏。万兆存的“红楼梦人物组雕”也是上乘之作。石雕大师蔡维富的石牌楼作品遍及陕北大地,南丰寨石牌楼是其代表作。张逍遥擅长雕刻巨狮大佛,华山寺石佛是其代表作。


其实像李芝岗、高树飞这样的民间工艺师,在子洲有很多很多。他们或以家庭为作坊,或组织成小型企业,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默默劳作,不张扬,不显摆,悄无声息地从事着他们所钟爱的石雕事业。他们总是自谦地称自己为“石匠”,称自己雕刻的东西为“土特产”;但他们的作品却向世人表明,他们是真正的民间工艺大师,他们的作品是真正的民间艺术品!大理河流域还散布有许多寺庙、田野石狮,高坪五龙山石狮、砖庙后山石狮、南丰寨古庙石狮、美谷界古庙石狮等,都是极有价值的艺术珍品!瓜则湾“四大名山”石牌楼、三川口镇牛薛沟古庙石牌楼、周家硷东街石牌楼等,也都是巍峨大气的巨大石雕形象。2015年,县政府决定在子洲广场建一石牌楼,其规模可装现有绥德城南大牌楼,竣工后就是西北最大的石牌楼了!(本期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