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遇见】长篇小说连载《畛河川》

遇见文艺生活2022-01-23 16:04:07



长篇小说

《畛河川》(连载)


                                                  原著:李金河


第三回

  怜手足 仗义兄弟深山奔走  

恨杆匪 智勇三郎密林擒凶



老大李云德、老三李云祥奉老掌柜之命解救四弟,他二人怀揣铜钱,肩背干粮,一路打听,费尽周折。第三天近午时分,终于从一个山货商那里打听到了四弟的下落。

按照山货商的指点,兄弟俩顾不上连日劳累,匆匆吃了点干粮,喝几口冷水,就急忙踏上了通往青要山的山路。



午后的阳光懒洋洋地照着,深秋时节的山谷,一派萧条凋零景象。山道两旁的山腰处,半人高的槲叶被山风吹得哗哗直响,经霜的槲叶在阳光的照射下呈现出一派血红的色泽。远远望去,红彤彤的巴掌大的槲叶连缀成片,与混杂其间四季常青的黄杨翠柏相互映衬,红绿相间,配上那股自山腰淙淙流出的潺潺飞泉,宛如一幅恬静宜人、风景优美的山水油画。山坡上,没膝深的野草已经枯萎发黄,不时有野兔从草丛里窜出,在山坡探头探脑,听到人声,又很快钻进草丛不见了。隔着成片的槲叶扒,能听到藏匿其间的松鼠的吱吱声和各种山鸟、呱呱鸡的叫声,这对喜欢打猎的老三李云祥来说,有着多麽大的诱惑力啊,然而,这次他奉了父命,心里有事,再好的景致他无心恋看,再诱人的野味他强忍不想,和大哥一前一后,在这四无人烟的山谷里急急地赶路。

“大哥,你说寇老八他们会不会杀四弟?”

“我看不会吧!”

“不会?为啥?寇老八一伙可是杀人不眨眼啊!”

“他再杀人不眨眼,也得看杀谁,咱与他无冤无仇,他杀咱干啥?再说,他这次抓四弟,图的是钱财,如果他把人杀了,谁还给他送钱呀?咱这次出来,老掌柜不就是让咱们破财消灾吗?”

“破财消灾?哼!我看没那麽容易!就怕破财消不了灾!寇老八是什麽人?是刀客强盗!是土匪王八蛋!胃口那麽大,咱带的这几串烂钱他能看上眼?”

“兄弟,先别那样说,走一步说一步,死马当成活马医,只要四弟平安活着,到时候再另想办法。”

“另想办法?我可不对这伙土匪存啥幻想,只要四弟大难不死,先救出四弟,然后一把火烧了寇老八这个龟孙!”

………

兄弟俩就这样走着说着,在蜿蜒崎岖、几乎不见路迹的山谷中一路争执着不停势地行进。天擦黑的时候,他们来到距寇占林老巢仅有一里多地的城崖地村,说是村庄,其实只有几户人家,村前是畛河,河不大,曲曲弯弯,涓涓细流,流经一座小桥,直入那条被称做葫芦套的山谷。落日的余晖洒在淙淙流淌的河面上,折射出流金漱玉般的光芒。兄弟俩找了一户人家,说明情由,借住一宿,又顺便打听了寇占林的情况,第二天一早,谢过好心的房东,又匆匆上路了。



他们翻过一道山梁,老远就听到前面山腰密林中传来阵阵凄厉的羊叫声,不用说,刀客们又在杀羊了。老三李云祥听到这凄厉的叫声,象利刃剜心一般,禁不住两眼冒火,他“刷”地一下扯开前襟,露出紫铜色发亮的胸膛,“我日——”没等他喊出口,老大李云德急忙上前捂住了他的嘴巴,“兄弟,你不要命了?”

“大哥,别管我!我心里憋得难受!”

“蹲下!”老大李云德用命令的口吻将云祥摁坐在地。“咱这次出来是干啥来了?你骂他能济啥事?要是骂能救回四弟,咱弟俩三天三夜不吃饭,在这里骂他个昏天黑地,不中啊!兄弟!咱得想法子救人!”

“那,大哥,你说吧,咱该咋办?我听你的。”

兄弟俩躲进密林进行商议。这儿距寇占林住处不过一箭之地,为防刀客听见,他们尽量压低声音,商议的结果是老大李云德带钱前去赎人,老三云祥留在附近观看动静,见机行事。

老三李云祥将腰间的钱串解下交给大哥,目送大哥走进密林,自己从林中悄然走出,来到一块背风向阳的大石头前,看看四周无人,他在大石头上躺了下来。连日的奔波劳累,使他感到又困又乏,刚合上眼,忽然听到有说话的声音自远而近,向这边走来,他急忙翻身坐起,将身子藏在大石一侧,屏住呼吸,侧耳细听:

“喂!你说这李云彪被咱抓来几天了,龙湾李家咋不见动静呢?”

“急啥?大哥说了,放长线钓大鱼,得慢慢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听说李治廉可是个能干的主儿,畛河川上下四十五里,龙湾李治廉那可是数一数二的大户!”

“可不是哩!你没听人家说,紧三里,慢三里,不紧不慢又三里,偷偷屙泡臭狗屎,壮的还是李家地,李家的元宝多得数不清,大的比蒸馍还大。”

“元宝再大也是姓李,光眼馋有毬用?李治廉也不是省油灯,他要是不送给咱来赎人,咱不是白忙活一趟?”

“他不要儿子了?放心!大哥费尽心机,好不容易抓到李治廉的宝贝儿子做人质,就是让他给咱送元宝的,他要是不送,哼哼!大哥说了,最多再等三天,就——”瘦猴子说到这里,四下望望,做了个向下劈的手势。

“怎么?他们要撕票?”藏在大石后面的李云祥听到这里,心头“咯噔”一下,全身的血“嗡”地一下冲上了头顶,情急之中,楞劲上来了,他“噌”地一下从大石后面跃身而出,两只钢钳般的大手上前卡住了走在前边的瘦猴子的脖子。

与瘦猴子同行的是个矮壮的黑胖子,他手里提着个脏兮兮的饭罐,罐口上坐着一个同样脏兮兮的豁子碗,碗里搁着两个干裂的窝头。黑胖子见势不妙,扔下饭罐扭头便走。没等他挪步,李云祥右腿一伸,就地一个扫镗腿,把他绊了个嘴啃泥,趴在地上直哎哟。

这时,缓过神来的瘦猴子将身子猛地向后一抽,摆脱了李云祥那双钢钳大手,他向黑胖子使了个眼色,黑胖子从地上爬起,二人一前一后嗷嗷叫着向李云祥扑来。

李云祥稳了稳神,摆出个骑马蹲裆的架势,待黑胖子冲到跟前,他猛地起身挥拳,一个黑虎掏心,把黑胖子打了个仰面朝天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又回头一个海底捞月,将瘦猴子踩在脚下。

趁瘦猴子在脚下直喊饶命的工夫,他怒目一瞪,冲着旁边的黑胖子挥了挥大拳:“过来!”

经过刚才一绊一摔,黑胖子知道遇到了强手,他乖乖地从地上爬起,一瘸一拐来到了李云祥面前,扑通一声往地下一跪:“好汉爷饶命!”

李云祥就势抓过黑胖子,然后腾出右手,解下腰间的腰巾,将黑胖子与瘦猴子结结实实地捆在了一起。

“快说!我四弟李云彪现在那里?”望着不远处密林中刀客的巢穴,李云祥尽量压低声音,冲着两个刀客怒声问道。

“在——在——”吓得浑身发抖的黑胖子哆嗦着说不出话。

双手反剪被缚的瘦猴子狡黠地转了转眼珠,用肩膀扛了扛背后的黑胖子。

瘦猴子的举动被李云祥瞅了个正着。他上前一步,再次用钢钳大手卡住了瘦猴子的下颚,然后右手握成重拳,放在瘦猴子的脑门上:“敢不老实,看我一拳让你这狗头瓢开八瓣!”

黑胖子见状,急忙抬头:“我说我说,你家老四被关在山洞里。”

“山洞里?山洞在哪?”

“前边不远。”

“带路!”

李云祥说着,老鹰抓小鸡般一手一个抓起两个刀客,让他们头前领路,穿过荆棘密林,来到关押四弟的山洞外边。

山洞口设在一块不易被人察觉的大石背后。洞口四周,青蔓紫藤,密密匝匝,一棵歪脖子山梨树从洞口上方的崖缝中倒垂而下,稠密的枝叶将洞口遮了个严严实实。李云祥押着两个刀客撩开洞口的枝蔓走进山洞,低矮潮湿的山洞里昏暗一片,俄顷,才隐隐约约看见四弟手脚被缚,可怜兮兮地蜷缩在一堆杂乱的野草上面。李云祥见状,鼻子一酸,情不自禁地扑了过去:“四弟!”

昏昏沉沉的李云彪朦胧中看见有人进洞,正疑惑时,忽然听到有人叫他,声音是那麽熟悉,他急忙睁大眼睛,眼前闪现出三哥那高大魁梧的身影,是三哥!他两眼一热,挣扎着坐起,叫了一声“三哥”将身子扑进三哥怀里大哭不止。

“好兄弟!你受苦了!别哭,现在不是哭的时候。”李云祥说着,三下五去二解去四弟手脚上的绳索,扶四弟起来,二人转身,将黑胖子与瘦猴子又重新结结实实捆了一遍,嘴里塞上毛巾拖进洞里,又用树枝遮掩洞口,这才放心逃离山洞回家。


未完待续

敬请期待




-END-


 

编辑 | 四月

制作 | 四月


           一生的美好,只因为遇见

          ○

        遇见

         ○

      一遇,倾城暖

 




组稿及编审:行悦  君离   青苹果  

            香香豆米  叶知秋  四月


撰稿统筹: Mary  林一行  林颍  惬意

波宝  光与影  李昱  李运生


征稿启事:本公众号为纯文学平台,面向广大文学爱好者征集文学作品。

    一、来稿体裁不限,要求文字简炼,可读性强。

    二、来稿要求原创作品,未曾在其他网络平台刊登过。

    三、所有稿件一经采用,所得打赏全部返还作者(一周内统计为准)。

    四、如文章阅读量一周内达千人,则本平台另奖励三十元,过两千奖励六十元,以此类推。

    欢迎各位踊跃投稿。

    投稿邮箱:3284511184@qq.com,

    平台微信:kry2013530




 




编辑 | 四月

制作 |四月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