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长篇小说连载———夺岛3

浩言浩语卢浩作品2021-07-17 09:04:21

长篇小说连载——夺岛3

 

 

这是9月快要结束的一个晚上,宝蓝色的苍穹缀着星星,闪闪烁烁的,与海面的点点渔火交相辉映成趣。风从乐清湾那边吹来,轻轻柔柔又凉凉爽爽的,尽情地驱赶着白日遗留的炎热。这是一个适合情人在海滩漫步、嬉戏打闹、谈情说爱的夜晚。野战医院的几个姑娘,裤脚管高高卷起,在海滩上追逐玩耍,潮水涌了上来,又急速退了下去,姑娘们奔跑着尖叫着打闹着,在海滩上洒落串串银铃般的笑声。

李光军师长恋恋不舍地关上了窗户,把海边美丽的夜景和姑娘银铃般的笑声挡在了窗外。他叨起一根烟,开始在屋里做“功课”。

他的案头,平摊着一份洞头本岛敌军兵力部署和火力配置图,图上粗糙地标注出敌军的炮兵阵地、兵员数量和部队番号等。

这张图是由8张信笺拼凑而成,诸多地方已经被海水浸渍,呈现出块状的黄斑。他看得出,制图者很不专业,也可能是仓促成图,许多制高点和火力点都是用文字和符号代替,根本没有什么比例可言,可他读得懂。这张图对63师来说,那简直就是宝贝疙瘩,它是我军一名在敌军高层深度潜伏的间谍“老枪”制作并送出的,显而易见,“老枪”很可能去过洞头岛。

“老枪”他不认识,更不掌握,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他根本就不清楚,可能是军部抑或兵团部直接掌握的。他只知道,“老枪”是深度潜伏的间谍,关键时刻,才会启用。渡江战役发起时,21军属中路突击集团,而63师突击的正面,就是敌军的江岸炮台,驻扎着一个榴弹炮团,二十多门大口径美式榴弹炮虎视眈眈地盯着江面,仿佛要把63师击毁甚至吞噬。那天他去兵团部开作战会议,野司首长也在。他也看到了一张敌军的江防工事图,也是画在信笺上,制图很不专业,与眼前的这张几乎同出一辙。现在他回想起来,那张图肯定也是“老枪”的杰作。眼下,要是不打洞头,上级根本就不会启用“老枪”。

这张图就是189团的侦察参谋汪洋取回来的,取情报时他遇到了大麻烦。汪洋扮成渔贩子,乘坐一艘专门收购渔货的渔船去了南麂岛海域,费了好一番周折,终于靠上了一艘从大陈岛过来作业的001号渔船。接头暗号对上后,他用两个银元从船长手里买下了一筐大黄鱼。他知道,情报就藏在鱼腹之中。岂知返航时,都快到乐清湾了,突然祸从天降。王云的舰队出现了,并疯狂地炮击渔船队。汪洋眼见劫数难逃,赶紧剖开鱼腹取出情报,然后跳海了。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他搭乘的那艘渔船被炸成了一堆碎木头,船老大也难逃劫数。他在海水中漂了一天一夜,硬是游回了驻地。汪洋是土生土长的洞头岛人,小时候就在洞头海边长大,这游泳的本事令人匪夷所思,李光军觉得这家伙简直就是《水浒传》里那个“浪里白条”张顺,甚至比张顺还要厉害。

眼下,尽管王云成了气候,但李光军心里并不忌惮,五千多人的绥靖军,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倘若在陆地,63师打绥靖军,那还不是虎入羊群、砍瓜切菜似的。可现在的问题是,对方蜷缩在远离陆地30多海里的岛屿上,更何况,洞头港里停泊着王云一支相当规模的舰队。这支舰队由三艘军舰、两艘高速炮艇,五艘汽船、三艘小火轮、十艘机帆船和一艘商船组成,动力和火力远远超过他的航渡船队。如果敌军舰队埋伏在海上以逸待劳,突然对我军的航渡船队发起攻击,我军的木船队将被迫与敌军军舰血战,倘若那样,洞头海域将血流成河,后果简直就不堪设想。

其实,真正让他忌惮的不是绥靖军,而是绥靖军的铁甲舰队。

都小半夜了,警卫员沐着清凉的海风,靠在厢房的竹躺椅上做梦。梦醒后他揉搓着眼睛,见师长屋里还亮着灯,突然想起了什么,便一骨碌起来出了屋,不一会儿便蹑手蹑脚地进了师部。他给师长送来了夜宵:一碗长人馄饨和一碟矮人松糕,当然,还有一盒烟,然后又蹑手蹑脚地退了出去,又在竹躺椅上放倒,继续做他的美梦。

长人馄饨和矮人松糕都是温州的特色小吃,特别是长人馄饨。皮薄,馅足,吃在嘴里,不仅爽口,鲜美,还有一股清淡余香的后味,久久留在嘴里,李光军喜欢。早年,温州的馄饨是以走街串巷的馄饨担形式出现的,在成百上千的馄饨担中,以长人的馄饨担最为有名。解放后,这些走街串巷的馄饨担登堂入室了,长人馄饨店就在离师部不到三百米的大街上,也算是他李光军有口福。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