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沐儿 | 爱上未成年

沐爱一生2022-07-23 09:49:14

                                                                                                       ☝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沐爱一生”~




爱上未成年

文︱沐儿


 

“姐姐,你介意我坐过来吗?”他端着吃海鲜的酱油碟子,腼腆地看着苏暖。

 

马斯特里赫特得名马斯河,意思是“过河的地方”。这是荷兰一座古老的旅游小城,城市的外围,还遗留有13世纪的城墙。

 

苏暖工作的地方在新城区,半面墙的玻璃,有阳光的日子,蓝天白云都映在心里。她常常躲在电脑后面,看门前来往的人流。骚年们搂着女朋友,在大街上也不老实,手总往女朋友。

 

苏暖很喜欢她的工作地点。出门往右,是女王店,许多二三线品牌,适合她的薪资水平;往左是一家中国人开的日本自助餐。

 

不想做饭的时候,她就去这家餐馆吃饭。那天是2017年农历春节,苏暖刚坐下,叫了杯饮料,一个大男孩走过来,有些腼腆地说:“姐姐,你介意我坐过来吗?大过年的,一个人吃饭有些孤独。”

 

苏暖盯着他的脸看了好久,她好像从来没见过这么俊的脸。像雨后的新叶,还带着春风的气息。

 

她点头:“好啊。”

 

他开心地把盘子酱料一股脑儿搬过来。

 

“姐姐过年不想家吗?”他说话时,眉眼弯弯的,很乖顺的样子。

 

“还好。我漂泊惯了。”苏暖说。

 

“我在桥那边的咖啡馆里兼职服务生。”他指了指河对岸。

 

苏暖顺着他的指引看过去,隐隐地可以看到木头房子上的招牌。

 

她点头:“兼职?大学生吗?”做兼职的,很多都是大学生。

 

他的脸上扫过一丝难为情:“不是。荷兰语太难,读不进去,退学了。”他好像怕苏暖觉得他工作不好,接着说,“附近办公楼点的咖啡,我负责外送。可以经常出来透透气,我觉得挺好的。”

 

“自己喜欢就好啊。”苏暖看他,真诚地说。他问苏暖在哪儿上班,苏暖说,喏,很近,出门右拐,那个玻璃墙里。

 

他们碰杯,互祝春节快乐,融洽交谈了一顿饭的时间。

 

 

 

第二天下午,他突然出现在落地窗前,手里提着一杯咖啡,冲苏暖挥手。

 

“我请你的。”他把咖啡递给苏暖,跟苏暖絮叨了一会儿,骑上自行车走了。

 

以后的每个工作日,他都给苏暖送一杯咖啡。有时候苏暖陪他说几句话,抽一支烟。有时候苏暖忙,跟他说,明天再陪你说话哈。他说好,但还是不肯走,站在窗口抽上一支烟,才期期艾艾走开。

 

转眼就到七月,天气终于给力了点儿,二十五六度。苏暖心情不错,从衣柜里拿出闲置了一年的长裙,美美地打扮了一番。

 

他再来的时候,看着苏暖,笑笑地:“姐姐你今天真好看。”苏暖说,谢谢,姐姐我以前不好看吗?

 

他脸一红:“一直都好看。今天特别,让人不敢直视。”他说完,逃也似的,转身跨上自行车走了。

 

苏暖的心突突跳起来,一直把他当小孩儿,看来,小孩儿也有了七情六欲。

 

接下来的几天,他没再出现。苏暖在办公室里,坐下又站起,心情烦躁。她特别想看到他,哪怕只是在窗前冲她挥挥手。她无法集中注意力,什么事也做不了。

 

苏暖猛然意识到,这种感觉,已经很多年没有过了。还是以前自己恋爱的时候,这样七抓挠心过。难道自己喜欢上了他?怎么可能,苏暖已经29了。这个孩子,还不知道成年没有。

 

大半年来,她没有问过他的年龄,没有要过他的手机号码。她连朋友都没打算跟他做,因为他在她眼里,就是个孩子。

 

苏暖顾不上工作了,她起身关了电脑,出门去河对岸的咖啡馆。她想看看他是病了还是怎么了,否则她牵肠挂肚,无法安宁。

 

“那个中国男孩杨?他辞职了。”咖啡馆里的一个棕发服务生说。

 

“那你知道他家住哪儿吗?”

 

“抱歉,女士。这个是隐私,不能随便告诉你。你可以给他打电话。”服务生热情地拿起手机,抄了一个电话号码给她。

 

 

 

苏暖给他打电话:“为什么辞职?”

 

“我想去成人教育学校上课,然后找个好点的工作。”他说。

 

“你不是喜欢你这份工作吗?”

 

“我是喜欢。但我担心你不喜欢。”他说。

 

苏暖好笑,他还是中国人的思想,很看重工作的性质。其实苏暖从来不嫌弃他是个服务生;她嫌弃的,是他太小。

 

“地址给我,我去看你。”苏暖霸道地说。

 

她买了一盒巧克力和一束金灿灿的郁金香。他给她送了大半年的咖啡,她想还个人情。

 

苏暖出现在男孩门口时,他有点窘迫:“姐姐好快,我想把家收拾一下呢,还没来得及。”

 

“你这样突然就从人间蒸发,很不好玩你知道吗?”苏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火气那么大。

 

“你在乎吗?”男孩抬起眼睛,定定地看她,暧昧又勾魂。

 

天啊。这双平时带笑的弯弯的眼睛,此刻像一泓深潭,苏暖在他的注视下,一点点缴械投降。

 

“你多大了?”苏暖突然问他。

 

“19。”他答。

 

“太好了。”苏暖脱口而出,说完满面通红。

 

“什么太好了?”他问,眼里有一丝狡黠。

 

“我担心我睡了未成年。”苏暖干脆直截了当。她把手里的东西扔到他凌乱的沙发上,往前一步,挑逗地开始解他的衬衫纽扣。

 

幸福来得太突然。男孩搂住苏暖,胡乱亲了过来。苏暖感觉到他身体的某个部位膨胀着,分分钟就要一泻千里似的。她的心里,也像有小蚁爬过,酥痒难耐。

 

男孩拥着苏暖,把她压倒在沙发上。他报复性地左冲右突,看着身下的苏暖,这一刻,他觉得他俩是平等的。

 

苏暖雪白的臂搂住他的脖子,双腿环住他的腰。她跟着他的节奏,灵魂仿佛已经游离。她看着上方男孩的脸,她承认,她是喜欢他的。哪怕,她以前从来不喜欢比自己小的男生。

 

他们从沙发开始,缱绻到男孩的床上。他感受着她在他的身下颤栗。完事后,他从背后搂着苏暖,柔声问:“你不后悔吧,姐姐?”

 

苏暖翻过身,眼睛亮亮地看他:“我为什么要后悔?”

 

男孩笑:“我怕你见多识广,嫌弃我呢。”

 

“呸呸呸,谁见多识广了?你以为我睡过很多男人吗?”

 

“我是第几个?”他看着她的眼睛,让她躲闪不得。

 

“第三个。”她只好老实作答。

 

男孩垂下眼睑不说话。良久,他说:“你是我第一个女人。”他又补充了一句,“不过认识你之后,我看过好多碟片,时刻准备着,哪天可以好好伺候你。”

 

苏暖在他大腿上扭了一把,嗔道:“原来你蓄谋已久啊。”


 



上床这种事,有了第一次,就再也停不下来。从此苏暖明黄色的甲壳虫,经常停在男孩的楼下。


(未完待续。明天见。)


【沐儿最新故事:】

瞿小姐的第一次

被小三的女孩

叶先生的情感终结者

爱吃醋的小妖精

心机女的爱情保卫战

我的婚姻有所图



沐儿

专栏作者

十点读书签约作者

旅居欧洲的汉语教师

喜欢瑜伽和徒步

走过三十多个国家

已出版《世间唯有我的达西先生》


沐儿新书

《幸福需要的钱,远比你想象得少》

当当、京东热卖中


扫描长按二维码

进入当当购买页面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