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缅怀 | 历史长河中那些足以照亮刑法星空的“萤火”

燕大元照2022-07-31 16:46:12

                                                                   文 | 陈兴良

原标题 | 缅怀片面(代跋)

来源 | 刑法的启蒙(第三版)

 
 
 
 

图 | Jungho Lee


从探寻法意的孟德斯鸠到关切目的的李斯特,从古典学派到人类学派,再到社会学派。我们领略了这些伟大的刑法思想家而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刑法学家的理论风采。


如果问我感受最深的一点是什么,那么我答之曰:“深刻的片面”。

  壹  

从解剖罪犯的尸体,发现低等动物的特征,从而得出天生犯罪人的结论,龙勃罗梭是片面的典型,其深刻性令人惊讶!


从否定刑法的报应性,确立刑罚的矫正性与治疗性,进而以制裁取代刑罚,草拟出“没有刑罚的刑法典”,菲利是典型的片面,其深刻性令人瞠目!


片面何以深刻?


因为这种“片面”是只及一点不及其余,而这“一点”恰恰是以往的“全面”中所没有的。


在人类思想史上,贡献何须多,只需那么“一点”,足矣。这“一点”是星星之火,可成燎原之势。在那燎原的大火中,这“一点”火星是显得何等渺小与何其可怜。


但没有星星之火,岂有燎原之势?

  贰  

片面的深刻也正同此理。深刻的片面突破平庸的全面,因而在旧的全面面前,它是叛逆,。


但,正是这种片面所引起的深刻,瓦解了人类的思维定势,促进了思想的成长。


思想总不可能永远停留在一个水平上,片面的深刻必然否定片面本身,无数个深刻的片面组合成为一个新的全面。


这样,在人类思想史上就呈现出一个全面—片面—全面的否定之否定的发展轨迹。


恰恰是这种片面,代表了一种否定性的力量,一种革命性的、批判性的力量,成为人类思想发展的伟大原动力。


当然,全面与片面的否定之否定是一个生生不息的过程。唯有如此,人类的思想才处于永远的进步之中,呈现出一种螺旋式上升的态势。

  叁  

自从刑事古典学派、刑事人类学派与刑事社会学派的深刻的片面以后,在刑法领域中不再有片面,因而也就没有了深刻。


我们看到的现代刑法学派,无非是新古典学派、新人类学派、新社会防卫论。这里虽然标榜“新”,实则是一种“旧”,因为已经不能再突破古典学派、人类学派、社会学派的樊篱。


一个众所周知的故事叫盲人摸象,每一个盲人都把其所摸到的象的一部分当成象的全体,把象的一部分当成象的全体当然是一种片面。


但每一次片面都发现了象的一部分,而这一部分是以往所没有发现的,这就是新,也就是深刻。


当把这些盲人所摸到的每一部分组合起来,我们就发现了一头象的全体,这就是全面。当全面降临的时候,象的每一部分都已经摸光了。


片面与我们无缘,深刻也就离我们而去。


这样,我们进入了一个全面的年代,也就是进入了一个平庸的年代。

  肆  

现代刑法理论,无不以一种折中与调和的形式出现:吸取古典学派和实证学派之所长,形成所谓综合理论。


例如,我们之所谓二元论的理论:犯罪本质二元论、刑罚目的二元论、罪刑关系二元论,莫不如此。


我们只能做到这些!


我们不能不承认平庸,


但,我们又不甘平庸。


因此,我们追求片面,当然是一种深刻的片面。


也许,时代将使我们永远局限在全面之中,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渴望片面。


对于身处平庸的全面的我来说,对于深刻的片面具有一种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心态。


历史上的这些伟大刑法思想家们虽然早已逝去,但正是他们那深刻的片面哺育了我们,使我们全面,也使我们平庸。


我们感谢他们的刑法启蒙,为我们不再片面,同时也为接近更加深刻而向他们致意。


扩展阅读,“陈兴良作品集”

1   自选集:《走向哲学的刑法学》

2   自选集:《走向规范的刑法学》

3   自选集:《走向教义的刑法学》

4   随笔集:《刑法的启蒙》(已出版)

5   讲演集:《刑法的格物》

6   讲演集:《刑法的致知》

7   序跋集:《法外说法》

8   序跋集:《书外说书》

9   序跋集:《道外说道》

10 备忘录:《立此存照:高尚挪用资金案侧记》


长按识别二维码

把书收到碗里来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