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既然是一阵“风” 就让它轻轻地吹过吧

一瓶普拉斯2022-07-31 09:25:15

已经很久不听花粥和蒋明了。甚至李健。



看之前写过的,如何如何热爱他们的歌。

有种hitting face的感觉。


啊。倒不是不喜欢了,再听到那些歌也还是很幸福。可这种事情是自己的归属感,不用总是在他人身上寻找什么。


听歌更多的是和自己对话吧,我是这么想的。


“自己”这个东西,它是不断在变化的,无法捉摸。这一两天心血来潮想上房揭瓦,那一两天又窝在床角颓废放空。有时候听王菲,“不要 不要 不要骤来骤去,请珍惜我的心”;有时候听李志,脑子里大喊“你他妈的也会织毛衣”……


所以怎样都可以,不像处对象,不用因为改变而心生愧疚。


我怎么什么话题都要扯到处对象。


……



前两天回昆明,飞机上终于可以不用关机,手机里却啥也没有。翻着白眼听了四个小时的歌。


听几句就腻味儿,不停的切歌切歌切歌,最后还得是河图五色石南叶

(为什么用绿色?没有别的想法,单纯喜欢,嘿哈)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河图:



啊看不清哈,那这个:



一帮人穿着墨明棋妙的队服晃来晃去很幼稚的样子……


这是2016年,他们在鸟巢开了个叫“心时纪”的演唱会,一堆我听过的没听过的古风选手上去舞舞喳喳一顿唱,反正很嗨,河图压轴曲《倾尽天下》,万人大合唱,场面一度失控。那天还下了大暴雨,是大暴雨,搞到一半实在不行,乐队全撤了,姑娘们顶着噼里啪啦的雨点子声嘶力竭在那儿喊……



河图本人微博日常画风是这样的:



各种土不拉几的摆拍,带着少女心十足的水印;致力于推广老干妈,说什么“一切薄皮小笼包都是伪装成包子的饺子”,“XXX买了米豆腐给我吃,我很开心”;最近一条微博写的是“西红柿锅底是哪个发明的,太欺负人了”。等等等等。自拍很作妖我就不放了,有兴趣的可以自行搜索。


幸好我是先接触他的歌才认识了他的人。

否则,嗯,不好说。



接着介绍下一位,五色石南叶:



这个是在唱《长恨歌》。 他有一段穿着汉服唱《酒仙行》的特潇洒的现场视频,死活是找不着了,有点郁闷。


现实的五哥和他的歌,反差就没有那么大。微博没关注他,公众号上倒是常看他写的各种影评、游记、歌单推荐书籍推荐什么的,活的很文艺了。




简单说几句人物介绍,今天主要是想记录一些他俩的歌。


其实一首歌里我所能感受和传达出来的部分只是歌词而已,我不否认音乐的重要性,但在这方面真的是门外汉。偏偏他俩主要负责的是编曲、作曲和演唱,那就只好在歌词后面注上作词者姓名以示尊敬。


真的要感谢这些幕后的词作者和负责其他部分的成员。有时候觉得,歌手是代表了所有为歌曲付出心血的人来接受大家的关注,还真是幸福又幸运。




我听的第一首河图的歌是大名鼎鼎的,据说是无数人的古风入坑曲,《倾尽天下》。那年高一,班级第一的姑娘在班会上清唱了这首歌。当时内心毫无波澜,直到后来自己去查河图的许多歌,很长时间过去后,反过头来再听,才觉得好。


不过可能,我不知道大家是否都有这种心理,就是对越多人喜欢的东西反而越抗拒,好像自己也喜欢了就是“随波逐流”,很没劲。


我基于这种幼稚的想法,一直对《倾尽天下》这首歌没有特别深刻的感情,到现在都是。



相比之下,对五色石南叶的喜欢好像就,很直接了。听五哥的第一首是他和慕寒合唱的《非鱼》,大二还是大三,忘了。半夜,躺宿舍床上,半梦半醒之间命运般地听到这首歌,第一句“花开五叶春幡,雪拥禅机寒山”唱出来,瞬间清醒。


那种感觉我能记一辈子。当时用的形容词是“梦里男生应该有的声音突然跑出来在耳边唱歌“。(太害羞了你们就当没看到哈哈哈哈)




歌听多了之后,比较是不自觉地产生的。并非有意去比较二者之间孰高孰低,我只是发现,河图的歌像我“本人”,而五哥的歌,更像我想成为的“人”。


嗯……

怎么说呢。河图自我,有个性,容易被情绪控制,好像陷在里面出不来,也不想出来;五哥比较超我,美的很工整,很客观,很有节制。于是我听河图常常是“共鸣”,而听五哥常常是“向往”。



……论文都是这么写的对吧?

先立论,然后找理论支持,再举例子。


下面我要开始举例子了。(皮一下很开心)

这段比较长全是歌词。

实在看不下去就……找一下分界线……




帕特万 爱情


先是非常甜的:


-一色风帘翠幕 不遮浮望眼

抖落衣上风月 两三买花钱

四顾云上鹤 人间看炊烟

五更披衣画梅花 清浅

-六艺经传傍身 泠然动七弦

八方遍历风物 九州多奇崛

惟一人相念 半生不负也

微雨小桥 燕还旧巢去 又年

河图&司夏 《缘生意转》 作词:照墨


-是她拢袖折花

问我 “此物可作价?”

暮霜华 我言值一生牵挂

-我倚窗正见他

隔门温声诵词话

春去罢 多年去后或唱至沙哑

五哥&竹桑 《灯暖衣轻》 作词:竹不约


然后是相当虐的:


如欢如殇 授以青春鲜活肢体奔忙

如思如忘 驱以老朽深沉灵魂冥想

始自热情激荡 从未敢终于世事炎凉

无能执手相望 无法去尝试结发同床

无力至身死身僵 一息坚强

河图 《寸缕》 作词:狐不举

(这首词到现在看来都是惊为天人啊)


-你看红尘俗世有千万张脸

-只贪恋一双不染尘埃的眼

分明如隔云端

还妄想天意能成全

-今生终是亏欠

愿来世永不再相见

五哥&小爱的妈 《隔世信》 作词:陆菱纱



河图所有失恋或者痛苦的歌都是自己一个人唱的;五哥无论怎样总有个妹子在配合他。心疼河图一秒。



帕特兔 历史人物


我一生无题 多情都不提

看多画楼歌台景 惯多赋别离

浮萍无踪迹 汲汲空浮名

我愿醉后复醒 当垆仍是你

河图 《隐》 作词:狐离


今跃马雄关 来日沐血而返

归途转眼已名 大汉江山

掷杯仰天唤 云上英魂可看

他乡骨 终得还 应无憾

五哥 《骄阳如我》 作词:启翎



他俩的历史人物大都是第一人称,但河图的特别自我,特别抒情。像这首李商隐,还有《白衣》柳永,《明珠山河歌》欧阳修,《丹心鉴》岳飞;五哥的就比较含蓄,比起抒情更像人物生平简介……这首霍去病,《酒仙行》李白,《也无风雨》苏东坡,《长安青骨》卫青。

都好。不过是给人感觉不一样吧,河图的人物特别有代入感,悲伤像自己的悲伤,快乐也仿佛是自己的快乐;五哥的人物相对有距离,只能遥遥地望着,然后感叹那样的时代终究逝去了。



帕特思锐 景色


我将灯花挑落正是黎明时候

昏昏两眼望不穿廊外胭脂垢

各一方续温柔你惹乱红满袖

几日前东风吹我好花欲燃手

河图 《不见有情》 作词:结风


春色相应看 江水绿如蓝

乱世引峰燃 得闲对玉案

陈酿温半坛 新柳折一段

千杯饮低叹 万盏照淮岸

河图 《尽江南》 作词:易者连消醉清酒


垂钓溪边 看清风拂岸柳絮石上叠

落花别枝共鱼戏水间

惊起微澜一片始觉将夜

就地眠 倦枕青山不思还

五哥 《山水闲人》 作词:清彦

(清彦是个小姑娘,她的词超级美)


两岸飘柳絮 见来去叫卖声急
一路茶楼酒肆春风吹酒旗
竹划一湖碧 萍上蜻蜓犹自戏
穿过小桥水巷家家枕河居

五哥 《姑苏客》 作词:清彦



用中学语文古诗鉴赏的术语来说,他们的景色都是“融情于景,情景交融”。但河图就比较悲观,比较闹心;五哥就更洒脱开朗。一个像李煜,一个像陶潜。



帕特佛 人生观


分荣辱 争赢输 算来不过 糊涂

谈好恶 论正误 全凭脸谱 盲目

不如 心随鸥鹭 将身与风月南渡

寻处 山水闲住 人在画图

命途 自有缘故 又何须旁人刻骨

若得 一人托付 当不负

河图 《自为风月马前卒》 作词:照墨


对酒当歌 看万里山河阔
人生有多少春夏可消磨
披笠戴蓑 世间风雨皆已历过
浩大江湖或去或留在我

五哥 《桃花别处起长歌》 作词:清彦



河图在人生观这一帕表现得可以说是相当大气了,但编曲还是他一贯的柔美风格,完败给五哥。《桃花别处起长歌》的作曲,一定要放上来给你们感受一下,我第一次听完全听傻。






额。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坚持看到这里……


还有很多很多喜欢的歌没放上来。河图那些悲伤的爱情故事和平民视角的历史观;五色石南叶的关于情义的对唱……以后再慢慢写。




之前背书,西方现代主义文学,看到萨特的存在主义时十分有共鸣。他的观点总体来讲就是“自由”,自由是一切的本质。


越长大就越明白自由有多难得,多么值得珍惜。我们常常期待被别人喜欢,于是渐渐忘记如何被自己喜欢。对我来说,好像只有在听他们两个的歌的时候,才能找到真正的自由。


那是一种,不用强行压制的悲伤或喜悦,不需要他人认同的激动与满足。




喜欢含蓄的表达方式,或者说所谓的“中国式”的情感,所以相对于现代歌更偏爱古风。很多人一想到古风歌都不由自主地嗤之以鼻,稍微好一点的也觉得古风歌曲有些怪怪的。我一开始看到这些评价就郁闷,觉得他们不懂,现在倒也能慢慢地理解一点。


其实“古风”并不能使我们回归到“古时”的状态,白话和文言之间也存在太多需要平衡的地方。只是我们通过这些歌曲,是否能够稍微地安放心灵,能够稍微地以现代人谦卑的姿态,去窥探浩瀚历史的冰山一角。



既然是一阵“风”,就让它轻轻地吹过吧。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