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河图图论逻辑与认识论、方法论、知识论

文化尊黄2022-04-29 16:55:51

以陰陽學說爲基礎的數理邏輯是西方近代以來所建立的最偉大的一門學問,它是中西文化匯通所取得的重要成果。但數理邏輯本身也還并不是邏輯學的最高層次,數理符號雖然已經非常抽象了,但符號本身卻還有內容,符號就是內容,還沒有做到純粹抽象化和純粹形式化。也就是說,數理邏輯還不是純粹的思維邏輯。

那麼,什麼才是邏輯學的最高層次呢?什麼才是純粹的思維邏輯呢?邏輯學的最高層次和純粹的思維邏輯是圖論邏輯。圖論是什麼意思,我們的眼睛看事物,看到的都是圖,圖是純粹的直觀,圖可以直接轉換爲思維。而符號仍需要先轉換爲圖,然後才能轉換爲思維。打過比方說,如果我們的思維不是圖論思維,那就麻煩了,我們在山上看到一隻老虎,我們就只能把老虎看做一個符號,我們還要花時間思考這個符號有沒有危險,你還沒反應過來,老虎就已經撲上來了。但由於我們是圖論思維,所以一看到老虎,不加思索立即就知道有危險。

由於人類還沒有建立起系統的圖論邏輯體系,所以今天的人工智能仍是不能自主思維的。圖論邏輯體系的構建,將來的人工智能就會有自主思維能力。圖論邏輯,從歐拉圖開始,西方就已經在做各種各樣的嘗試,但直到皮爾士的封閉圈理論,也仍然沒有能夠建立起圖論邏輯的理論體系,到今天仍處在探索之中。

中國人的思維偏重外延關係,漠視內涵分析,在“處理類、關係、符號組合”的數理邏輯這一門偉大學問上,本應是有能力領先西方的,但中國學術界受巫術類比思維的桎梏,不僅毫無建樹,而且也不能深刻地把握數理邏輯的精髓。所以我們希望,中華民族盡快地掙脫巫術類比思維的桎梏,恢復我們所固有的類本位邏輯思維,在圖論邏輯上,走到西方前頭去。

《宋史·朱震傳》載“有《漢上易解》云:陳摶以《先天图》傳種放,放傳穆修,穆修傳李之才,之才傳邵雍。放以《河图》、《洛书》傳李溉,溉傳許堅,許堅傳范谔昌,谔昌傳劉牧。穆修以《太极图》傳周敦颐,敦颐傳程颢、程颐。是時,張載講學于二程、邵雍之間。故雍著《皇極經世書》,牧陳天地五十有五之數,敦颐作《通書》,程颐著《易傳》,載造《太和》、《参兩》篇”,根據《宋史》的記載,《河圖》是種放從陳摶那裡得來的,至扵陳摶是從哪裡得來的,就不得而知,估計是長期爲道教所密傳。

河圖

爲什麼這個圖是真圖呢?西漢杨雄《太玄·玄圖》“一與六共宗,二與七爲朋,三與八成友,四與九同道,五與五相守”,陳摶所傳之圖與西漢揚雄《玄圖》所論一致,所謂玄圖,就是河圖,故此所知陳摶所傳之圖確系真圖。

《論語·子罕》“子曰:鳳鳥不至,河不出圖,吾已矣乎”,《易傳·系辭》“河出圖,洛出書,聖人則之”,《筦子·小匡》“河出圖,洛出書,地出乘黄,今三祥未有見也”,從先秦子書所記情況看來,春秋時期的學者就知道有河圖這個東西了。

《周書·顧命》是周成王病重,召見大臣顧命他們輔佐其子康王嗣位的文獻,裡面記載了“大玉、夷玉、天球、河圖在東序”,這是目前所見最早記載河圖的文獻。從大玉、夷玉、天球之名來看,這些珍寶都是玉石,那麼河圖亦可能是用玉石排列而成的圖,這和陳摶所傳的圖對得上號。毫無疑問,河圖肯定是實物,是用黑色和白色玉石拼成的圖,是上古所傳之寶。

孔子說“河不出圖,吾已矣乎”是什麼意思呢?這句話背後的意思是,河圖的內涵他看不出來,所以發出了這樣的千古慨叹。孔子辦不到,宋代的學者同樣也辦不到。宋代的學者本可以有一番大作爲,但從宋代到今天,對河圖的解說,全部是巫術類比思維的穿鑿附會之說。

我們再看一個能驚掉我們下巴的圖:


柿子滩细石器文化遺址岩畫女娲执矩图[1]

這個圖是柿子滩細石器文化遺址的岩畫,柿子滩細石器遺址第1層爲底礫層;第2層爲灰褐色粉砂土層,有少量石器與猪、牛等動物化石,厚2.5米;第3層爲灰黄色土層,含細石器、灰燼、烧骨等,厚5.5米;第4層爲黑垆土層,含大量細石器,厚1米;第5層爲耕土層,散见少量細石器,厚0.4厘米。細石器出自2-5層,其中有磨盤2件,标號0170的磨盤整个磨面及上部边棱被赤鐵礦石粉染成暗紅色,可能用于敲砸研磨赤鐵礦石。磨石1件,系黑色礫石,表面光滑澤潤,一端被打掉,留有几个清晰的石片疤,另一端有一片磨痕,磨痕及石片疤处均被赤鐵礦石粉浸染致紅,应爲與磨盤配套磨研赤鐵礦石的磨棒。赤鐵礦石7片,均爲薄板條塊,當爲磨盤研磨原料。[2]据柿子滩遺址的碳14測年數據,取自棕褐色壚土層的烧骨距今10490±540年,灰黄色土層埋深50-80厘米的烧骨距今12660±190年,埋深115-130厘米的烧骨距今13590±220年,埋深146-178厘米的烧骨距今14340±250年,鉴定者根據沉積物的沉積速率推出灰黄色土層的上限距今16330年左右[3]。由於畫這幅岩畫的磨盤、磨石和赤鐵礦石就埋藏在細石器地層之中,這幅岩畫必然是細石器時代的產物;但发掘者未交代磨盤、磨石和赤鐵礦石具體出自哪一層,在發掘上很草率,我們就只能知道這幅岩畫的年代當在距今1—1.6萬年間。

這幅岩畫畫的是一位女性,右手執矩,頭頂七星,腳踏六星。能和這位女性身份相當的,上古就只有女媧。那麼女媧執矩是什麼意思呢?《周髀》云“數之法,出于圆方。圆出于方,方出于矩”。黄帝五正是指“規矩繩權衡”,規有規則之意,矩有推理之意,規矩的意思就是推理規則。邏輯這個詞是logic的音译,源自古典希腊语logos,是思维或推理的意思,本义指推理规则。因此規矩和邏輯都是指推理規則,規矩就是邏輯。那麼女娲执矩图就有着非凡的意义,因爲它在张扬推理规则的邏輯精神。

《周易·系辭下》云“黄帝堯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禮記·深衣》“古者深衣,蓋有制度,以應規矩繩權衡”,“袂[mèi]圜以應規,曲袷[jiá]如矩以應方,負繩及踝以應直,下齊如權衡以應平”,黄帝将規矩繩權衡體現在深衣制度裡头,就是要子孫後代牢記邏輯推理規則之重要。太史公素王妙論》“黄帝设五法,布之天下,用之無窮。蓋世有能知之者,莫不尊亲”。由此可見,在母權本位古典文化裡頭,邏輯推理規則始終是放在文化的首位的。

女媧頭頂七星,指天數七;腳踏六星,指地數六;天七地六,這是河圖之數。這說明,河圖在1—1.6萬年之間的女媧時代就已經存在了。大家或許會認爲這太聳人聽聞,這是因爲大家不了解河圖的緣故。我們如果知道了河圖是如何產生的,它就必然要早到那樣一個程度,因爲沒有河圖這樣的物候理論總結,農耕文明是不能建立的。

我們知道,在農耕文明之前,是無比漫長的漁獵採集時代,到現在爲止,絕大部分的人類歷史,都是在漁獵採集時代度過的。那麼漁獵採集時代最重要的是什麼?就是要懂物候。不懂物候,就很難採集到食物。民以食爲天,物候在漁獵採集時代就是頭頂重要的大事。而大量經驗的累積,必然上升爲理論認識,最後歸納爲河圖。形成了高度的理論認識之後,農耕文明才會呼之欲出。物候理論,形成于漁獵採集時代,在農耕文明時代,又用來指導農業生產。大家要弄清楚這一點,是物候理論孕育農耕文明,不是農耕文明孕育物候理論。

揚雄《太玄·玄圖》“一與六共宗,二與七爲朋,三與八成友,四與九同道,五與五相守”,什麼意思呢?用類關係邏輯的語言來說,一分陽氣與六分陰氣構成冬季的相離關係,二分陰氣與七分陽氣構成夏季的相異關係,三分陽氣與八分陰氣構成春季的相交關係,四分陰氣與九分陽氣構成秋季的相同關係,五分陽氣與十分陰氣構成長夏的相含關係。因此河圖純粹是物候的理論結晶,這點非常重要。

河圖是從圖論的角度來論述陰陽五行四時的,這個非常厲害。我們在《類關係邏輯》(武漢出版社2015年11月第1版)中,建立了初步的圖論體系,相交關係用图論表示爲相异關係用图論表示爲相含關係用图論表示爲相同關係用图論表示爲,相离關係用图論表示爲,所以用圖論來表達陰陽五行,比符號更形直觀。

大家不要小看這個河圖,它足以與康德三大批判相媲美,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河圖是漁獵採集時代的先民從實踐理性中總結出來的純粹理性,這裡面包含着深刻的認識論、方法論與知識論體系。我們知道,康德的《純粹理性批判》、《實踐理性批判》和《判斷力批判》建立了嚴格的認識論和知識論體系,河圖所表現出來的嚴格的認識論和知識論與康德的三大批判是一致的,而它總結出來的卓越的方法論體系又是康德所不及的。我們將有一本專門的著作《河圖圖論邏輯》,來系統地深入地闡述這個問題,以全面恢復母權本位時期嚴格的認識論、方法論與知識論體系。《河圖圖論邏輯》是《類關係邏輯》的2.0版,完全用圖論來演繹陰陽五行四時,建立以陰陽五行四時爲基礎的圖論邏輯體系。

我們講到這裡,大家就知道,母權本位古典文化,洋溢着濃烈的邏輯精神,有嚴格的認識論、方法論和知識論體系。但在父權本位的封建文化裡頭,你看不到一絲一毫的邏輯精神,有的只是愚昧的巫術類比思維;你看不到任何的認識論、方法論和知識論體系,從諸子百家到現在,中國人從未建立起任何嚴格的知識體系。因爲沒有認識論,中國人不知道該如何去建立知識體系。大家對比一下陽明心學和康德的三大批判,就知道中國的東西不行。中國歷史上的知識體系,全部是母權本位時期遺傳下來的,父權本位時代建立起來的知識體系是0,這一點,大家清查一下我們目前所有的知識清單,就可以得到這個結論,絕不會有例外。

大家知道鯉魚跳龍門,鯉魚要跳過龍門,才能成龍。在西方,人家是滿滿的自信,因爲人家的很多魚,都跳過了龍門,成了龍。而我們甚至連龍門在哪都不知道。龍門在哪,那就是嚴格的嚴苛的認識論、方法論、知識論,就是嚴格的嚴苛的邏輯思維。

我們確實是愧對祖宗的,母權本位古典文化的祖宗給我們留下了偉大的遺產,而我們卻困在巫術類比思維這個缸裡頭爬不出來。我們現在出了無數的揭秘解密,就是揭不開套在我們頭上的巫術類比思維這個緊箍咒的密。等哪一天我們頭上的巫術類比思維這個緊箍咒化解了,母權本位古典文化的類本位邏輯思維恢復了,就不需要去弄什麼揭秘解密了,因爲知識體系從來不搞什麼揭秘解密,它只要求嚴格的嚴苛的邏輯推理,嚴格的嚴苛的必然得出。

這樣講,無非就是希望,我們在類本位邏輯思維的武裝下,形成切實的學術實力,有能力繼承我們祖先的偉大遺產,使中國文化的復興變成實際的結果,而不是始終停留在高呼口號的階段。喊口號喊久了,變不成實際的結果,那就會連喊口號的衝動都沒有了,文化復興最後就會變成一場夢。所謂否極泰來,今天已到了否極,但泰來還沒有來。我們今天用類關係數理邏輯解釋陰陽五行四時,用圖論邏輯解釋河圖,標誌着類本位邏輯思維開始恢復了,這是中國文化的一陽來復。



[1]山西省临汾行署《山西吉县柿子滩中石器文化遺址》,《考古学报》1989年第3期。

[2]山西省临汾行署《山西吉县柿子滩中石器文化遺址》,《考古学报》1989年第3期。

[3]原思训、赵朝洪、朱晓东、阎金铸、阎雅枚《山西吉县柿子滩遺址的年代與文化研究》《考古》1998年第6期。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