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康娜‖ 一枝桃花倾城开

月倾城2022-03-16 21:44:23

月倾城

迎风的来访,像个故人


尘世之音

在最深的红尘里,与你重逢。

......................

《一枝桃花倾城开》 文:康娜




看阿牛蹦蹦跳跳地唱《桃花朵朵开》,感觉贱贱的,想起一个词,叫人“贱”人爱。

桃花就是这样的花,粉粉的、低低的、贱贱的。命犯桃花的人,注定风流成性,即便如此,桃花还是惹人爱,痛彻心扉也要爱。

若男子长了一双细长、水汪的“桃花眼”就先将人三魂勾走七魄,桃花眼,睫毛密长,眼尾上翘,眼形若含笑桃花,眼神似醉非醉,眼波似水,雾气昭昭,韩国李俊基、香港梁朝伟就是桃花眼,一双神色迷离、媚态毕现、迷离如梦的眼,怎能不勾人魂摄人魄呢。

美人也以桃花相喻。春秋时期的第一美女叫息妫,息侯之妻,息夫人容颜绝代,目如秋水,脸似桃花,又称为“桃花夫人”。息夫人生得倾国倾城,却也是位烈女,息国战败,被楚文王掠夺,她三年不言不语,直至与自己的丈夫息侯重聚,撞墙而亡,息侯大恸,万念俱灰,为报答息夫人的深情,也撞死在城下。楚文王感动,将息侯与息夫人合葬在汉阳城外的桃花山上。后人在山麓建祠,四时奉祀,称为“桃花夫人庙”,又称桃花庙。桃花夫人,又为桃花添了几分悲伤。

小时看《桃花扇》,侯方域将桃花扇作为定情信物赠与李香君,并在扇面上题诗:“夹道朱楼一径斜,王孙争御富平车。青溪尽种辛荑树,不数东风桃李花。”李香君虽为名妓,却也是一名至情至性的女子,不为奸人低首,血染桃花扇,被描为“桃花吐”,成为最艳的爱情花。

 


桃花昭示着爱情,一出口就是那首:“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去年今日,花木扶疏、桃柯掩映,而今此时,桃花依旧,人面杳然,崔护与绛娘却生生错过了,崔护抱憾离去,绛娘寸断肝肠,崔护闻讯来探,绛娘因情而死又因情而生,成就了一段时空交错的“桃花缘”。

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上神白浅躺在桃树上饮着桃花酒,见翩翩美少年夜华现于桃林,故意失足从书上掉落,夜华甩袖、玄衣拂动,在空中接住了微笑醉的白浅,桃花瓣瓣跌落衣袍,令人想起元稹的《桃花》:桃花浅深处,似匀深浅妆。春风助肠断,吹落白衣裳。画面实在太美,那一刻白浅不是上神,而是那迷惑人的桃妖,美得令人眩目心跳。而促发白浅有掠美心思的,就是她手中的酒——“桃花醉”。 

“桃花醉”,这名字取得真好,如美人桃红粉面,斜依栏杆,醉态嫣然。

不知那折颜是如何做出那等美酒的,只是普通农家人做一壶桃花酒要费半天工夫。要将桃花泡洗半日,沥干,用新生的白布一朵一朵擦拭干净,添入清酒、醪糟、白糖,但桃花本身却是极苦的,比那黄莲还要苦上三分,因此须冰糖铺底,撒一层桃花,再铺一层冰糖,用清酒、醪糟漫洇,十日后,便寻小盅啜饮,甘洌香甜,惹人迷醉。

听过歌手Hita、董贞翻唱的歌曲《桃花醉》:桃花开,画江南春色满;桃花红,映篱外故人颜;桃花舞,晕纸伞白衣沾;桃花落,逐流水袖染尘缘;桃花酿,醉踏歌剑挽流年;桃花醉,共枕逍遥江湖远。杨柳岸,小桥伴,轻舟泛,桃花源,竹篙撑,乌篷摇,艄公唱,龙船调,素手牵,青丝绾,越女和,浣纱谣……吴侬软语,小家碧玉,一阙唐诗宋词小曲儿,只一次,却一下子就无法自拔地沉醉了。



桃花本带着一股邪气,喜爱桃花、与桃花相伴的人也不免有些离经叛道、狂傲不羁。桃花岛上的黄老邪,性情孤僻,行动怪异,身形飘忽,有如鬼魅。黄老邪的女儿黄蓉也是冰雪聪明、古灵精怪、邪性得厉害,不管是老实巴交的郭靖,还是坏到极点的欧阳克都被她耍得团团转。桃花庵主唐寅就自不必说了,一生放浪形骸,波折命运多舛,写下的《桃花庵歌》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如民谣一般朗朗上口又艳丽清雅,风格秀逸清俊,音律回风舞雪,意蕴醇厚深远,深入骨髓。


“道是梨花不是。道是杏花不是。白白与红红,别是东风情味。曾记,曾记,人在武陵微醉。
要说桃花词,还是喜欢严蕊的《如梦令》。写桃花,红白交错,既有梨花之白,又有杏花之红,二色并妍,繁花满枝的华美景致。起句便先声夺人,飘然而至,整篇无桃花二字,却处处有桃花,从虚处著笔、不即不离、空灵荡漾,令人玩味。而杜甫的桃花诗:“桃花一簇开无主,可爱深红爱浅红?”也甚是高妙,这桃花一簇簇开着,没有主人,你是喜欢深红色还是浅红色?读之不禁令人面露喜色。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所有花中,桃花柔若无骨、妖艳惑众、最具媚态,唐明皇和杨贵妃禁苑中种桃花千株,每至桃花盛开,唐明皇都要折枝桃花插于贵妃发间,说“此花最能助娇态”。



桃花一开,就开得放纵恣肆放、不管不顾,春暖花开的季节,第一个蹦到心头的,就是桃花了。桃花独占春风,桃花就是春天,春天就是桃花,梨花都斗不过她,杏花斗不过她,满眼满眼的桃花红。一脸的粉红晕染,开得你满眼满心都是她,躲也躲不掉,逃也逃不了,只能顺了她、依了她,就像那为爱情低贱到骨子里的女子。春水初生,春风袭人,十里桃花,女子却眼无桃花,痴傻地呆望来路,只等那哒哒蹄声、一人一马,一直到桃花打衣、夜冷露凉。


每年三月,秦岭环山路的桃林成海、绵延不绝,一树树、一片片、一串串粉雕玉琢的胭脂色,来往之人熙熙攘攘、面若桃李、笑语盈盈,恍觉已进入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记》,“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一阵风吹,扑簌簌一阵桃花雨滚落,内心陡然一惊,桃花开时极妍,落时又极悲,真应了那句话:美到极处,便成苍凉。


——选自散文集《低眉尘世 素心生花》

图:网络   版权过原作者所有


简介: 

          康娜,陕西省散文学会会员。著有文集《在简单里安顿自己》、《低眉尘世,素心生花》。2018年最新散文集《择一城终老,许一世安好》正在出版中。个人微信公众号:康娜文集(knwj214)、水玲珑美文(sll221144)。《低眉尘世,素心生花》、《在简单里安顿自己》在当当、京东、亚马逊等电商及各地新华书店有售。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