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你走在人间春光里,撑起我沉郁的心,生长出柔软的糖衣

文艺摘抄2022-06-26 11:43:50

作者 | 小念

文艺摘抄 | 原创作者。

大二新闻系,二次元少女。






2017年对于古风圈的大多数人来说,大概是惊喜颇多的一年。


广寒宫头牌慕寒时隔多年的线上唱歌,神隐数载的东篱重现微博,原唱音乐人河图荔枝FM首次直播。


一个又一个重磅消息炸出了一批又一批的沉寂多年的粉丝,包括像我这种已经淡圈的老人家。

 

说是淡圈,其实也不尽然。


只是少了年少时的那一份评头论足的兴致勃勃,而后安安静静地听歌。


或许是被繁琐的事情抽干了力气,又或许已经长大的自己担负不了那些美好的词句。




最为一个喜欢河图喜欢了七年的人,心情颇为激动。

 

河图直播的那天是在12.15,晚上八点。我当时正从图书馆往回走。


在零下十几度的天气,将自己捂得严实。


当他的声音出来的时候,我仿佛是被春水融化的冰,悄无声息地被揉碎在暖阳里。

 

大多数粉丝因他的《倾尽天下》入坑。



我第一次听到他的歌的时候是在初一,一首《第三十八年夏至》。


开头一句“衰草连横向晚晴,半城柳色半声笛”,惊艳了我的少年时光,晕开一池水光洌艳。


可以十分惭愧地说,作为一个声控,我瞬间就被这样干净的嗓音所俘虏。


后来陆陆续续地听了很多其他的古风歌,但能够让我记住旋律的好像只有他一个。

 



他的歌里,讲述了形形色色的故事。


帝王将相,才子佳人。


我最喜欢的,还是他带给我的最初的江湖梦,少年意气,侠骨柔情。

 

到了中场,他笑着说:你们听到我的声音,估计你们想到的是,白衣少年、衣袂翩跹什么的吧。


随后他又补充到:其实你们都想多了,我刚才弹琴的时候还抠脚了。

 

诚然如此,但即使是知道他的模样,我依旧会固执地认为,白衣少年就是白衣少年,且只有他一个。


当然,在我的想象里,还需有一把折扇。

 

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再听他的歌。


想起自己快积灰的歌单,想起我曾经喜欢的,突然觉得一个人好像也没有什么可失落的。




每次听河图的歌,都是在我失魂落魄的时候,没有像热血少年漫那样的慷慨激昂的歌词,但只要是他唱的,不愉快的事很快便分离崩析。

 

我想起鱼哥曾经写过的一句词:


你走在人间春光里,便足撑起我沉郁的心,反骨之上凝结的戾气,也生长出柔软的糖衣。

 

去年“心时纪”的国风音乐会上,万人合唱《倾尽天下》。


当前奏一出来的时候,真得有些被沙迷了眼的错觉。


不是那时他唱得有多好,而是那好像是我们这一批人难以言表的信仰。


我没能够去到现场,但看到情敌通过B站发过来的直播,全场沸腾,我的脑海里只留下“一代人”的感慨。

 

直播快要结束的时候,他唱了一首还没有发的新歌——《若某日我封笔》。


附赠了一段念白:如果有一天我封笔,如果有一天我唱破了音。如果你不再爱我,我还会在哪儿,我还会不会一直走下去。


本来是想缓解自己的紧张再顺便煽一煽我们的情,结果反而煽了自己的情。


不仅唱破了音,还几度哽咽,没能将歌完完整整的唱下去。


他或许不知道,在手机边听直播的我们,其实早已泪满衣袖。


害怕他真的得封笔,害怕纵使之后我会听到各种各样的其它版本的翻唱,徒有“万人非你”的遗憾。


然后在公屏上颤抖地打下一句:傻啊,你怎么可能掉粉,怎么会过气。


正因你诚恳如此,我们才会坚持固执。

 

几个月前,阿九在群里分享了河图的一首《春日迟》。


里面有一句词。


我遇见你,都是人世间最好的事。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