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艺术“3·15” | 书画造假哪家强?

逸韵字画2021-10-27 13:22:31

逸韵字画,即可关注我们!


作者: 刘显,来源:逸韵资讯


征集全国艺术名家真迹作品,联系方式:微信574736635  /  2495701556

【国际消费者权益日】

2018年3月15日

农历正月廿八 星期四


一年一度的3·15打假日”到来,今天就带大家扒一扒书画圈内的造假现象!


中国画的“造假”自古有之,分刻意和非刻意两种。这与中国画的传承有关,任何一位中国传统的书画家都是从学习古人开始,历代书画大家都经历过“摹古”的阶段。下面是历代名家临摹古画的故事,一起来“打假”吧!


历代名家“造假”故事



宋·范宽——差点骗过米芾



 范宽(950—1032),宋代绘画大师,又名中正,字中立,汉族,陕西华原(今陕西铜川耀州区)人,性疏野,嗜酒好道。擅画山水,为山水画“北宋三大家”之一。


范宽《雪景寒林图》


范宽性情疏放,爱山水。作画初学荆浩、李成,后来他觉悟到应当重视对自然山川景物的观察、体验,因而长期生活于陕西华山、终南山等处,观览云烟惨淡、风月阴霁的微妙变化,对景造意,将崇山峻岭的雄强气势、老树密林的荒寒景色,生动地现于笔下。


他画山石落笔雄健老硬,以短而有力的笔触(被后人称为雨点皴),画出岩石的形貌质感。


一天,大书画家、鉴赏家米芾外出游历。不觉信步来到山中一座寺庙,于是走进庙中找了一间僧房坐下休息。突然发现僧房墙壁上挂着一幅山水画,这幅画笔力雄健、章法险峻、墨色深沉、气势宏伟,全图群山碧水、烟云隐约,营造出一种朴实自然的意境与气氛。米芾熟知历代山水画家及其作品风格,于是立即断定这是唐代山水大家荆浩的作品。


范宽 《溪山行旅》


但当他走近仔细一看,不觉大吃一惊,瀑布边的落款竟是“华原范宽”四字。原来,这是范宽在青年时代临摹荆浩的一幅作品,那娴熟老练的笔墨和雄浑险峻的气势竟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还骗过了精于鉴赏的米芾的眼睛。若不是发现了范宽的落款,差点闹出笑话。


宋·米芾——不为赚钱为“卖弄”



宋朝书画造假成风,米芾就是一例。米芾的书画模仿、作假堪称千古圣手。单论作假,世间也少有匹敌者,凭着这一身精湛的技艺,他手下的仿品混过了多少行家里手的法眼。


传为米芾临《王献之中秋帖》


其实,这一切源于米芾对笔法、墨法和章法的出色理解。米芾作书讲究“无垂不缩,无往不收”,笔笔率意,却从不大意。没有现代人不临帖却有妄胆的盲目自信,而是恪守笔笔有来处的虔诚。这一点,几千年来,无人超越。


米芾的仿摹大作《十七帖》


他临摹的十七帖,力求每一笔与晋人仿佛,无一笔荒诞与草率。十七帖在他的笔下,行气十足,动如流水,王羲之的风流和洒脱“顿还旧观”。他的那句“颜鲁公行字仅数行可观,真便入俗品”的狂言,正是他精湛技艺后的自信,也代表着对书法的那片狂热和尊重。


米芾仿摹《十七帖》局部


关于书画收藏,米芾与周边亲友如蔡京、薛绍彭、刘泾等人有很多相赠和交换的记录。正因为有极多的鉴定收藏经验,他对于辨伪也练就了一套火眼金睛的超人本领。米芾《画史》记录了大量这样的事情。当时的作伪手法主要有以下几种:


传为米芾临王羲之《行穰帖》


一、添加作者名字。 “今人以无名命为有名,不可胜数。谚云‘牛即戴嵩,马即韩幹,鹤即杜荀,象即章得’也。”凡画牛的题上戴嵩,画马的题上韩幹的名字。这样张冠李戴,胡乱编造作者名字,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蹭名人热点。


二、故意作旧。“有吴中一士大夫好画,而装褙以旧为辨,仍以名画记差古人名。尝得一《七元》,题曰梁元帝画也。又得一《伏羲画卦像》,题云史皇画也。问所自,答云:‘得于其孙。’了不知轩辕孙、史皇孙也;若是史皇孙,必于戾(lì)园得之。”


王羲之《大道帖》传为米芾仿本


三、临摹。“朝议大夫王之才妻南昌县君,尚书李公择之妹,能临松竹木石画,见本即为之,难卒辨。” 模仿是为乱真,乱真是为冒充名家,抬高身价。高手模仿不易区分,甚至可以骗过名家的眼睛。


四、修改落款。 “余昔购丁氏蜀人李昇山水一帧,细秀而润,上危峰,下桥陟,中瀑布,松有三十余株,小字题松身曰蜀人李昇。以易刘泾古帖。刘刮去字,题曰李思训。易与赵叔盎。今人好伪不好真,使人叹息。”实际上就是将原画上的题款挖去,添上名气更大的书画家姓名。


王献之《东山松帖》传为米芾仿本


五、分割作品。 “马佳本所见高公绘字君素二马,一吃草,一嘶;王诜家二马相咬,是一本,后人分开卖。苏激字志东家三匹,王元规家一匹,宗室令穰家五匹,刘泾字巨济家三匹,皆笔法相似,并唐人妙笔也。刘所收白子母牛,王仲修字敏甫家黑牛,令穰家黑牛,皆命为戴(嵩),甚相似。贵侯家多不同,皆命为戴,不可胜数。”也就是将原画分割为数段,一件作品就成了几件独立作品。


颜真卿《湖州帖》今人徐邦达说,此帖用笔侧媚多姿,完全不像颜书中锋多“屋漏痕”之意,但和米芾行书很接近,从书体上来看, 完全可以定为米书。


上面这些手段都是米芾《画史》中记录的,但他本人大抵只是临摹,目的是显示自己的高超技艺,或者以假换真,骗人赚钱为目的的事,估计米芾是干不出来的,毕竟是“书画博士”嘛!


颜真卿《湖州帖》仿本局部


  纵观宋元明清千年以来,像这样一个不世出的奇才,尤其是在鉴定作伪方面如此专业的做派,的确是再也未曾出现过。这就是一个自信成熟的米芾,一个虔诚敬业的米芾,一个只能被模仿不能被超越的米芾。


明·仇英——带动匠人摹画“致富”



  仇英出生于苏州,这地儿出了无数大师级的画家,也是苏州地区摹仿古画高手云集的地方,从明代到民国,苏州、扬州一带的画匠很多都靠摹古画吃饭。仇英,就是一个摹仿高手进而成为大师级画家的代表人物。


仇英  《临萧照高宗中兴瑞应图》


       他功力精湛,以临仿唐宋名家稿本为多,如《临宋人画册》和《临萧照高宗中兴瑞应图》,前册若与原作对照,几乎难辩真假。画法主要师承赵伯驹和南宋“院体”画,青绿山水和人物故事画,形象精确,工细雅秀,色彩鲜艳,融入了文人画所崇尚的主题和笔墨情趣 ,因摹仿而成一品牌。


  明 仇英 天籁阁摹宋人画册之一 上海博物馆藏


       仇英摹画带动一方手艺人的致富生活,险些成为画画工匠。后幸得画家周臣的赏识,觉得他有才赋,就收他为学生。所以他是唐寅的师弟,唐寅很器重他。而文徵明、祝允明也都是他的好友,过从甚密。史家将他与沈周,文征明和唐寅被并称为“明四家”、“吴门四家” ,亦称“天门四杰”。


 明 仇英孝经图卷 文徵明楷书 30.1x679.8公分 绢质 浅设色 


       这在中国绘画史中也是一个特例。一个画工,依靠自己的天赋、勤奋和努力,赢得文人画家的尊敬。他从文人朋友那里认识了中国绘画的传统,临摹了大量古代名画,几可乱真,尤其对古代青绿山水有独到的领悟。他从北宋后期复古派的大青绿山水入手,上溯唐人,又融入己意,所作的大青绿山水画可说是直逼古人。


仇英《清明上河图》辽宁博物院藏本


       难怪排斥“画工画”的董其昌,虽然一面说仇英的画“皆习者之流,非以画为寄,以画为乐者也”,一面也不得不感叹:“五百年而有仇实父……即文、沈亦未尽其法。”


近现代·吴湖帆——看多了也就会“仿”了



      吴湖帆艺术不仅是一名山水画家、收藏大家和鉴定大师,还与张大千一样,是一代顶级的仿摹高手。 


吴湖帆 唐韩幹识马图


       搜集吴湖帆作品不难发现,其绝大部分画作都是临摹、仿作、或是拟古代诸家笔意。吴湖帆的大量仿摹,源之于他殷实的家藏名画和其特殊的职业地位。有书里曾言他躺家里沙发上说,“跑着搜奇峰不如躺家看画,多奇的峰都有。”


吴湖帆 仿唐寅仕女图


       吴湖帆解放前曾任故宫博物院评审委员,解放后历任上海市文联(二届)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副主席、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任职期间看过不少名家作品。


吴湖帆 仿制郭熙幽谷图


       同时吴湖帆私立家所藏历代名画甚多,如北宋米芾行书《多景楼诗册》、宋梁揩《睡猿图》、宋赵构《千字文》、宋画《汉宫春晓图》、元吴镇《渔父图》、元黄公望《富春合璧图》之《剩山图》、元王蒙《松窗读书图》等均为国家一级藏品。



吴湖帆 临范宽溪山行旅图


吴湖帆 仿江贯道青绿山水


吴湖帆 仿高克恭山水


吴湖帆 仿山居图


吴湖帆 仿六居士山水图


近现代·胡宝珠——“骗过”丈夫齐白石


      世人都知齐白石画画画得好,很少有人知道齐白石的媳妇也会画画。



       齐白石的这个小媳妇就是胡宝珠,嫁给齐白石的时候是18岁,当时齐白石是57岁。胡宝珠很聪明,天天跟着大师不但学会了画画,而且画得还很不错,并且还能以假乱真。


胡宝珠《黄鹅》

本幅齐白石题:“宝珠如妇学画,求余题记,自作样稿。白石。”


       一次,齐白石看到画桌上一幅《群鹅图》,竟以为是自己所作,挥笔署款“三存印富翁齐璜作于故都”,并连钤三印。过了一天再仔细品味才发觉是夫人的临摹之作,于是题跋更正:“此小幅乃宝姬所临”。


胡宝珠《虾蟹图》

本幅齐白石题:此幅乃宝珠初学时作,求予书数字,即可令儿女笑存,老夫应之。丙子四月,白石记。钤印:齐大


       后来,胡宝珠又作了一幅《群虾图》,拿与丈夫品评。白石老人欣赏之余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者夫人有此成就,构图着色无不酷似自己的亲笔;忧者恐人散布流言蜚语说齐白石作画有夫人代笔,连借山馆出来的画也不可靠了。


胡宝珠《佛手双鼠图》

齐白石题:此幅乃予继(屋)室宝珠所画,惜志不坚,未成而弃,且不永年,殊可感也。老夫八十六岁题记,白石。 钤印:白石翁、痴思长绳系日 齐良迟题签条:母亲画佛手樱桃鼠子,父亲题字。四儿良迟藏。


       胡宝珠作画原为消遣,她知道丈夫的心事后,从此搁下了画笔。齐白石怀着既感激又内疚的心情在《群虾图》上题跋:“此幅乃内人宝珠画,可与予乱真……”题毕觉意犹未尽又加题:“予使宝珠弃画,因恐人猜疑替老夫代作”。时年82岁的齐白石还郑重地写上“当语儿辈珍藏”。


胡宝珠《十七雏图》


胡宝珠《老鼠偷书》


近现代·张大千——天下第一“造假”高手


       张大千作为中国现代最著名的国画大师之一,享誉海内外。可是却很少有人知道,这样一位艺术巨匠,亦以仿摹名作出名,堪称天下第一“造假”高手。历史上许多人临摹的画一般只能临其貌,并未能深入其境,而张大千的伪古直达神似乱真,骗过圈内不少名家。



一骗陈半丁


       陈半丁是当时中国北方的重要收藏家,在鉴定方面也是权威。一次他邀请朋友到自己家来欣赏自己刚寻到的石涛作品,当时王雪涛、陈师曾等名家都来了,喜欢石涛的张大千听到消息也不请自来,成为当天的不速之客。



张大千与陈半丁


       等客人到齐之后,陈半丁把自己收藏的一册石涛画页得意的拿出来和大家欣赏,一时厅里都是赞叹之声,而张大千看了之后却笑了起来,陈半丁和客人都指责张大千无礼,张大千回复说,只因这本册子我知道,他随后说出了册子每一页都画了什么,结果打开看,果然页页都如张大千所说,包括提款和印章都和张大千说的一模一样。



左为石涛 右为张大千


       陈半丁问张大千,莫非你也收藏过这套册页,张大千回答,我哪里买得起这价值连城的册页,这是我画的。然后,张大千当场拿起纸笔,给众宾客画了一幅石涛的画,大家这才折服,但也被弄得相当没面子。


二骗黄宾虹



张大千与黄宾虹


      黄宾虹有一幅石涛的画,张大千一直想借来看,但黄宾虹都没有答应,不服气的张大千临摹了一幅石涛手卷,放在自己的老师曾农髯(rán)那里,一次黄宾虹去曾农髯家,看到了这幅画,以为是石涛真迹,爱不释手,决定买下,曾农髯让黄宾虹和张大千谈价格。


张大千仿石涛山水


       张大千看到黄宾虹要收藏自己仿的石涛心里很得意,但他没有要钱,而是对黄宾虹说,就用这幅画换上次向你借的石涛吧,黄宾虹立马答应了,就这样,张大千用自己的仿石涛换来了一张真石涛的作品。


三骗徐悲鸿



张大千与徐悲鸿


       据北京琉璃厂的古董商说,民国廿年,张大千仿石涛的山水画放在某老板那里出售。这位老板和徐悲鸿很熟,就把一幅石涛的山水画拿给徐悲鸿看,徐悲鸿看了半天,无论从笔墨,落款,印章,以及采用的纸等各方面来鉴定,认为是真品无疑,古董商说要三百块大洋,一个子也不能少。



张大千仿石涛山水


       徐悲鸿当时兜里没多带钱,过了三五天,实在耐不住,揣上钱去古董商那里把画买了回来。大概又过了几天,张大千来看他,徐悲鸿说他最近买了石涛的山水画,顺便请张大千鉴定一下,就从室内把画拿了出来。张大千看画后反问徐悲鸿,悲鸿兄觉得此画画得如何?徐悲鸿说第一次见到这么杰出的作品,绝对是石涛画中的精品。


张大千仿石涛山水


       于是张大千说:这样的画我也能画得出来,算不了什么?然后把画的一角挑开,里面露出“大风堂制”,这时徐悲鸿才相信是他仿的,张大千之后把300块大洋还给他,并说这幅画就算小弟送你的。徐悲鸿说:想不到你骗过了我的眼情,以后你干脆造假画骗人吧,一定会发大财!张大千说:悲鸿兄,我的良心和道德不容许,将被后人骂啊!


四骗罗振玉



张大千与罗振玉


       罗振玉,中国近代考古学的奠基人。张大千知用山水大幅难骗过罗振玉,便仿制了几幅石涛的炕头小画,其中一幅画的是虎。画好了后通过朋友,故意转了几个弯,在似乎不经意中让罗振玉看到了这几幅画。罗振玉果然上当,并出高价收购了这几幅“假石涛”。


张大千仿石涛山水


       新得到几幅石涛“真迹”,自然十分高兴。罗振玉雅兴大发,在家中宴请画友来共赏,主客同饱眼福。张大千故意去凑热闹,等客人散尽后,张大千悄悄对罗振玉说:“罗老师,我看这几幅小画有点不妥。”罗振玉想起张大千用假石涛画骗取黄宾虹的真迹之后,猛然醒悟,顿时气得目瞪口呆。



张大千仿弘仁山水


       对现代艺术家来讲的话,我们在现代艺术教学都反对临摹,认为临摹抄袭,认为临摹是固步自封,可是对张大千来讲的话,他却认为临摹是真正让你走入书画堂奥一个不二法门。临摹的意思他觉得跟读书一样,他说哪有人,就说你去做文章,做文章这点是创作了,你没有经过读书、学习的阶段,你怎么去做文章跟创作呢?



张大千仿唐寅山水


       张大千临画的时候,他还靠记忆、靠背,他能背得出来那个哪一笔是怎么搞的,哪个石头是怎么画的。他有那个超强的记忆力。



张大千仿仇英山水


       画家叶浅予说,“张大千是所有中国画家中最勤奋的,把所有古人的画都临过不止十遍。”书画鉴赏家、史论家傅申评价张大千:“他是身上拔一根毫毛,要变石涛就变石涛,要变八大就变八大,要变唐伯虎就变唐伯虎。”



张大千仿赵孟頫高士图



张大千仿王蒙夏山高隐图



张大千仿钱选仕女图



张大千仿巨然山水


现代书画造假手段揭秘



       以上所讲历代名家所谓的“造假”,实为研究仿古的副产品,就是所谓的非刻意造假。他们本身是有着非常深厚的绘画功底与文化底蕴,临摹是为了学习、进步,作伪也不是为了利益、名望。


       而到了现代,随着近现代书画大家作品价格的提升,更是滋生了一大批书画造假者,为了利益而刻意造假。最常见的书画造假方法有如下几类:



1、代笔之作


       有很多书画家因索求作品的人太多,应接不瑕时,就请有一定功力的人代笔。如明代董其昌的代笔人有赵左、沈士充、叶有年和吴振等;清代赵之谦请王庭训代笔;扬州八怪之一金农,曾请罗聘、项均代笔;刘奎龄则由其子刘继卣代笔。据行家评论,刘继卣的功力已超过其父刘奎龄,《刘奎龄画集》里就有不少是由其子代笔的。


       代笔的作品中,往往也有本人添过画笔或墨迹,还有自题名款的,这种作品是要需要特别注意的。


2、克隆伪作



      此类造假手段即以真迹为本照搬照抄、克隆复制。因有所本,故与真迹相比如出一辙,若双胞胎兄弟一般:或在真迹基础上稍加改动,但在整体面貌上仍大同小异、并无二致。此类作伪目前在市场中最为常见,数量也最多。主要有以下几种作伪方法:


(1)临摹伪造,鱼目混珠



       仿品书画在我国流传已久,有同时代的仿品,也有后人仿古人的伪品。如明代沈周、仇英和清代郑板桥、王石谷,近代吴昌硕、齐白石等人,本人在世时就有模仿品,仿得像的传到后世很难辨别真伪。以齐白石为例,他有众多北子,还有儿子、女儿等,他们长期跟齐白石学画,有的学得很精,临摹之作几可乱真,这种仿品称之为“门内假”,有的仿品齐白石还为其题款,那就更难识别真假。


(2)勾描线条,着色填墨



       作假者用纸或绢覆于书画原作上,用细碳条或尖铅笔双勾描下线条轮廓,如果是书法,即在空心中填墨;若是绘画,则按线条轮廓对照原作模仿着色。这种伪作乍看还像,但仔细端详就会发现整作品气韵滞钝,笔锋呆板小神,墨色缺少浓淡,有的伪作虽然先描后临,但终因心虚笔怯,难免失位,只要细察即能看出破绽。


(3)高科技仿制,以假乱真



       利用高科技在印章上做假:有电脑扫描、机器印刷、电脑激光造印章,或者拍照制版刻章等各种方法。但是,这些印章也有破绽,有些塑料、树脂材质的印章会收缩;而金属材质的印章太死板。再就是这些印章都是模子里出来的,不自然,刀痕没有了,缺乏金石气。仔细体会,能够看出破绽来。


3、改造臆作


       这一类造假手段主要是作伪者利用名家名作,进行深加工,或者根据风格特征进行“臆作”。具体可分为以下几种:


(1)模仿特征



       有很多名人字画,风格极其鲜明,特点非常突出,不少玩字画的“老手”,以不看题款便知何人作品来炫耀自己的“眼力”,作伪者抓住这些人的轻浮心理,专门模仿原作特征,以至达到以假乱真程度,使某些骄傲粗心的投资者打眼上当。


(2)改头换面



       即对真迹进行一番”手术”,或改变方向位置,或颠倒、错位、移动,或增添、删减,使加工出来的伪作焕然一新,以达到令买家产生陌生感、不辨真伪的目的。由于伪作已经过一定的美容加工,同真迹相比发生了较大的变化,故买家往往极易被其蒙蔽。


(3)移花接木



       所谓“移花接木”,即对原作变戏法大搬家,将一件作品中的人、走兽或景物移走,而改换、嫁接成其他内容,一件“新作”便出笼了。由于作伪者对某一家的东西经常模仿,极为熟悉,故制作起来相当容易,有些移花接木作品甚至天衣无缝,一般人很难察觉。此类作伪手法屡见不鲜,且屡屡得逞。主要表现在一些动物画与人物画中。


(4)东拼西凑



      所谓“东拼西凑”,即将不同作品拼凑在一起,形成一张所谓的”新画”,使人产生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又说不清道不明。由于是拼凑而成,故布局构图往往易犯生硬呆板之弊,彼此关系难于处理协调,是该类伪作之通病。在造不出来的情况下,此法也不失为一种“高明”之策,毕竟比克隆品叫人一眼辨出强许多。



(5)上款藏印题跋


       造假者利用这种方法,一方面煞费苦心地在伪作上款上打主意、做文章,利用人们盲目相信名人收藏的心理,故意仿造画家友人或一些领导人的假上款来唬人,以标明拍品来路可靠,藉此吸引买家的注意,并消除买家畏惧买假的心理。



       另一方面,通过翻刻、伪造、钤盖一些著名书画收藏家的鉴藏印,以标明拍品来路可靠、流传有绪,以博取买家信任。再者,造假者利用人们盲目相信名家鉴定题跋的心理,刻意伪造名家的假跋,以骗取买家的信任,诱使其上当受骗。


被造假最多的国画大师



1、齐白石:伪作竟出现在博物馆



       齐白石可以说是造假者的最爱,他一生所画作品约两万件,市场上的真品也就在4000件左右,但拍卖场上署名齐白石作品竟达27000多件,伪作已是泛滥成灾。更有甚者,某些博物馆里也陈列着齐白石的伪作。


《镜心》


       齐白石作品造假已形成了一条地方产业链,而且分工明确细致,有的找高手模仿制作,有的负责把纸张作旧,有的负责裱画,有的负责找买家出货。


2、张大千:难辨真假引发官司



      杭州1995年的秋季拍卖会上,一幅成交价110万的张大千的《仿石溪山水图》因真假之争,引发了一场官司。张大千仿造功力深厚,前些年因“董源《溪岸图》是否为张大千仿造”的争论更是引发国际关注。


《仿石溪山水图》


       在重庆“打黑”期间,备受瞩目的“342万张大千青绿山水画”真伪也因国家文物局出具的《鉴定报告》而尘埃落定,造假水平“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张大千也被造假了一回。不仅如此,目前张大千署名的作品市场流通远超3万件。


3、徐悲鸿:天价作品质疑不断



       从2010年春拍的7280万成交的油画《人体蒋碧薇女士》到2012年春拍8900万成交的油画《九方皋》,徐悲鸿的天价油画质疑之声不断。两件天价作品都曾出现在四川美术学院2011年再版的《徐悲鸿全集》画册中。


《九方皋》


       目前,业内也缺乏对早期油画权威可靠的鉴定,相关图录的出版不规范,不法商人通过出版图录造假,更有甚者披上“海外回流”光鲜的外衣。


4、傅抱石:特展上全是伪作



       1999年12月10日到2000年1月2日,一场名为《金刚神韵—傅抱石金刚坡时期作品特展》在上海博物馆举行,署名傅抱石的作品达44幅。不久,傅抱石家属和专家指出,该特展全是伪作。随后调查发现源头来自与大陆的制假贩假者。


《二湘图》


       书画鉴定专家萧平透露,目前境外有一个“傅抱石作品作伪集团”,该集团老板已拥有亿万身家。从程度上看,90年代的造假多以个人为主,而近些年艺术品市场的火爆,造假已开始形成集团化,愈发猖獗。


5、吴昌硕:师徒合作被利用



       早年为吴昌硕的代笔有王震、赵云壑等。吴昌硕有许多人物画都是请王震代笔,王震的画上也时时可见吴昌硕的题跋,故有“王画吴题”之说。吴昌硕晚年的书画篆刻润格居高不下,因此赝品时有出现。


《多子图》


      20年代,日本人来上海买吴昌硕的画,开价达100两银子,由于吴应酬多,有时不得不请弟子赵云壑代笔。因此这种师徒合作的作品容易被造假者利用,通过一定的装裱技术来达到目的,艺术品市场中署名吴昌硕的作品达20000件。


6、黄宾虹:两大出版社推出的全集备受质疑



       由山东美术出版社和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联合推出的《黄宾虹全集》遭受质疑,质疑之声来自北京的《边缘艺术》杂志主编许宏泉,他指出其中出现多幅伪作,画家梅墨生也作质疑。


《蜀游渠河山景》


      这部由两社联手,历时八年推出的“大手笔”一面世就遭到了质疑,究竟有何原委?这部经过多位专家和画家经手的“大手笔”都出现伪作,可见伪作的流毒之深。


7、李可染:书画造假的“重灾区”



       拍卖场上,“李家山水”一直高价不跌,动辄百万千万的成交价,在俘获不少藏家的芳心同时也吸引了“好血”的造假群鲨。目前仅拍卖场上署名李可染作品的就高达8700多件,成为近现代中国画的“重灾区”之一。


《牧童图》


       李可染的造假大致分为三类:仿晚年山水、仿晚年牧童与牛、仿早年人物与简笔山水。李可染自称“废话三千”,其所留下的作品不足3000件,大部分都捐赠给了国家。


8、李苦禅:最具特色的作品被大量仿制



       李苦禅大师的作品据统计数量在2000幅左右,艺术品交易市场上署名李苦禅的作品超过10000件。


《松鹰图》


      他最具特色的“苍鹰图”为藏家所喜爱,造假者更是大量仿制。


9、黄胄:伪作拍卖成交率高达100%



       拍卖黄胄作品的不限于小公司,有几家大拍卖公司也会出现伪作。黄胄先生的作品全集成了造假者的利用对象,因为藏家一般都喜欢被著录过的作品,造假者利用这一心理在拍卖场上屡屡得手。


《驴》


      国内某拍卖公司举办了一黄胄作品专场,50幅伪作成交率竟然达100%。


10、陆俨少:各地域各类高科技造假



       陆俨少伪作根据行家分类可大致归为“杭州假”、“上海仿”、“香港造”。杭州假自1993年起,是一人在杭州伪造,随后销往海外,赝品的质量相当粗糙;上海仿于1995年前后面世,是混迹与沪上的一批职业造假分子的“杰作”,他们多通过画册或图片资料“对临”,有甚者伪作竟然出现在《美术报》的收藏版面上。


《峡江险水》


       相比较而言,上海仿水平明显高于杭州假;香港造是陆俨少伪作中技术最高的,他们多借助与高科技手段。由于很多原作保存在港台地区,内地藏家难得一见,这也给造假者以有利之机。目前,拍卖场上的署名陆俨少的作品多达16000多件,真品几率极低。


泱泱华夏,大国文明。璀璨文化,亘古绵延。中华书画,神韵独具,乃世界艺术宝库之精华。西方绘画,源于古希腊、古罗马。流派众多,与时代和人类精神发展同步,实为人类艺术之瑰宝。而今,世界多极化,地球成一村。经济大发展,科技大创新。“一带一路”伟大创举更让东西方文化交流日益频繁紧密,为艺术品流通与投资提供了广阔前景和便捷通途。逸韵文化应时而生。以“服务于艺术、服务于大众”为发展理念,以“加强艺术交流与合作、提高民族文化自信”为己任,扎根于国内五千年文明孕育的艺术沃土,着眼于拓展国际文化艺术市场,努力打造“国际化、多元化、专业化、大众化”的文化艺术交流服务平台。构建起以“艺术文化金融、艺术文化论坛、艺术文化旅游”三大精品项目为主体的格局。构筑了艺术品经营、艺术品备案(鉴定、联保)、电子商务、网络传媒(网上艺术馆等)“四位一体”的综合艺术品服务网络。织就出线上线下一体化的销售体系。目前,逸韵文化传媒与商务部中国国际经济合作学会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为中西文化艺术交流和艺术品流通提供了强大保障。拥有全国最权威的艺术品备案保真鉴定系统和280亿备案保真作品库,为艺术品爱好者和藏家提供艺术市场的深度分析、数据挖掘和丰富优秀的艺术品选择。建立了广泛的媒体和企业信息网络,为提高文化艺术交流活动知名度和艺术品的流通、典藏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